我抱琴而来(178)

紫彤说着说着,赵琴突然发现她的颜色越来越淡,渐渐地呈半透明。

“紫,紫彤!”赵琴吃惊地叫道,“你,你怎么变了?”

“变了?”韦玄问道:“紫彤怎么了?她怎么变了?”

赵琴说:“韦总管,紫彤的颜色变淡了,变得透明了。她……”

紫彤低头看看自己,笑着说:“看来我的时间不多了。姑娘,王爷有个心结,紫彤希望你能帮王爷打开它。”

“王爷的心结是什么?”赵琴问。

“是柳儿,”紫彤说:“王爷的心结是柳儿。这多年了,王爷也想起她,就痛不可耐。姑娘,请你答应我,一定帮王爷解开它……”说完,紫彤的轮廓已经模糊,渐渐地消失不见了。

“紫彤,紫彤,”赵琴叫着,四处张望,整个房间里已经没有紫彤的影子。

看着赵琴这副慌乱的样子,韦玄脸色铁青,从赵琴身上抢过灵玉之心,戴在自己的脖子上。但是,无论他如何寻找,都没有找到紫彤。看样子,紫彤已经魂飞魄散了。

“韦总管,紫彤她,她怎么突然不见了?”赵琴压抑住心中的不安,问道。

“她……”韦玄停顿了一下,说:“她可能是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赵琴松了一口气,问:“你确定她是走了?我还以为她是魂飞魄散了呢,吓死我了。”

韦玄说:“姑娘见到了紫彤,现下有什么话想说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借尸还魂是这样的,”赵琴知道自己被凤伽罗和原上之骗了,她没想到自己的还魂居然染着别人的鲜血。此时的她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慨和悲凉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,怎么做。她恨不得自己没有还魂,还是一个鬼魂。虽然每天被限制在锁魂珠里,可是心里是gāngān净净的。

赵琴想了想,说:“要不,我把身体还给她……又或者,我们去找原上之想想办法。你觉得如何?”

“原上之?”韦玄想了想说:“他应该有办法……”

“那还等什么?”赵琴说:“我们这就去找他吧。正好王爷也不在,我们也方便。”说着,推开门就向外走去。韦玄也顺从地跟着她。

两人的马车刚驶出街口,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
“谁啊?”赵琴掀开车帘,刚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儿。谁知脖子一痛,眼前一黑,不醒人事了。

等到再醒来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和韦玄已经被端王请来“作客”了。

看着凤伽罗亲口说出杀死紫彤的事实,脸上却无半点后悔之色。赵琴在心中为紫彤的不值摇了摇头。心说,紫彤,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。柳儿之仇已报,凤伽罗的心结已经解了。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。

“凤伽罗,”赵琴轻轻地开口道:“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

“你说!”凤伽罗说。

赵琴问:“我死以后,你让原上之把这具身体还给紫彤吧,把她救活。她的魂魄在韦总管那里。”

韦玄?凤伽罗记起原上之曾经跟他说过,他在为紫彤超度的时候,紫彤的魂魄被人抢走了。现在看来,那个人应该就是韦玄了。

凤伽罗看了看韦玄,答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韦玄刚刚被凤伽罗一掌打得吐血,趴在地上站不起来。但是,他也听到了赵琴和凤伽罗的对话,此时看见凤伽罗向他看过来,韦玄qiáng撑起身体,对着赵琴和凤伽罗说:“王爷,赵琴姑娘都这样了,你就别骗她了。紫彤姑娘哪里还救得活,她都已经魂飞魄散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赵琴吃惊地向韦玄看去,说:“你说什么?你不是说紫彤她……走了?”

“呵呵呵,”韦玄说:“我不这么说,你怎么会提出出府去找原上之,你不出府,端王爷又怎么好下手?”

“原来……原来……”赵琴想,原来那时,紫彤就已经魂飞魄散了。

眼泪赵琴的脸庞,她喃喃道:“韦总管,从我被端王的人抓住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是端王的人了。不过,这本来是你和凤王的事情,跟我没有关系,我也不想管。可是,你不该骗我,紫彤她明明已经……”

因为自己,那个花一般的女孩死了。一想到一条生命因为自己而结束,一个灵魂因为自己而陨灭,赵琴的心痛得绞了起来。她终于能够体会到明月的感受了。天雪,琴卿,都是因他而死,他如何还能安好?明月啊明月,赵琴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天空,天变得越来越黑,向沉重地黑幕一样压了下来,赵琴不由自主的就闭上了眼睛,心里低念了一声“明月”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