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)

“请大夫?”掌柜说:“大夫来了怎么说?说这女子被歹人害的?传扬出去我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还有,请大夫的钱谁出?请了大夫开了方子,总要买药吃药吧,这钱又谁出?总不能让我贴吧?”

“那,那怎么办?”老李说:“总不能让人就怎么躺在地上,等她断气吧?”

“这样,”掌柜说:“你们把这女子抬到马车上去,从哪来的送回哪去,不要留在我的店里。”

“什么?”老李大惊失色,连连摆手道:“这不行啊,掌柜的,搬到车上,我怎么办啊?”

“我管你怎么办,你带来的人自然归你处置。”掌柜招呼店小二说:“来,先搬到马车上再说。”说完和店小二抬起赵琴就往外走。老李亦步亦趋地跟着,心里着急也无可奈何。眼看着人被抬到了车上,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心里十分惶恐,惴惴地说:“掌柜的,我,我怎么办啊,要是,要是人死了,我……”

掌柜连连摆手道:“快走,快走,房钱我也不收你们的了,我就当你们从来没来过。”店小二也催着老李上路。

老李没办法,只好赶着马车出了驿站,蒙头蒙脑地走了一阵,看到前面的岔路口,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,就停了下来。我该怎么办啊?这人送到哪里去啊?老李叹了口气,下了车,到车厢里看了看赵琴的情况。发现赵琴已经面如死灰,仿佛没有了气息。老李颤颤巍巍地把手指伸到赵琴的鼻子下面探了探鼻息。“啊——”老李缩回手来,“好像,好像没气了!怎么办?怎么办?”老李慌得不行,心想,这人是不能再留在车上了,万一被人看到,就说不清楚了。老李把赵琴拖下马车,背到草丛深处,再拔些枯草盖在她的身上。

老李摸了脸上的汗,双手合十作揖,嘴里不停念着,“姑娘,我老李也是没办法,你如果化成鬼就去找害你的那个妹妹吧,千万不要来找我啊……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”

第二十章 救或不救

就在老李絮絮叨叨的时候,忽然从远处传来了马蹄声,有一辆马车行了过来。

“吁——”山道狭窄,这辆马车被老李的马车阻了去路,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车厢里传来一名男子的询问声。

“公子,有辆马车横在了路中间,属下去看看!”赶车的男子回答道。

“嗯,去吧!”男子说,“流云,小心点!”。

流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辆横在路中间的马车,发现上面一个人都没有,大声叫道:“有没有人啊?这是谁的马车啊?”

“来了,来了!”老李连声应着,从树丛中钻了出来,“各位爷,不好意思,小人刚刚内急,方便去了!”

“你方便也不能随便把马车横在路上了啊,你挡了我们的路了!”流云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是是是,”老李连连鞠躬,“对不住,我这就让,这就让!”说着,老李连忙上车,退到了路边,把道路让了出来。

流云回到了马车上,对着车厢里的人说:“公子,马车已经让开了,我们走了。”

“好!”车厢里的人说。

流云赶着车向前走去,经过老李马车的时候,车窗上的帘子被掀了开来,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,车厢里的人竟然是明月。

明月看着老李一边冲着马车点头哈腰,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。等流云赶着马车过去后,老李就赶紧架着马车朝相反的方向疾驰。

“咳咳咳,”流云被扬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,没好气地说,“这是要赶着去投胎啊。”

“流云,停车”车上的男子说道。

“吁——”流云把车停下,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

明月:“流云,你看到刚刚那个赶车的车夫了吗?”

“看到了,粗鄙之人,满头大汗的,看起来脏极了。”流云说,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红袖,你说呢?”明月转头问身旁的侍女。

“这么冷的天,居然还会流汗?”红袖说:“公子,此人一定有问题。”

流云一听,马上说,“那我去把他追回来?”

“不用,你去他刚刚出来的地方查一下。”明月吩咐道。

流云跳下车,走到老李钻出来的树丛里。红袖也从马车里出来,四处张望着。

“公子!”不一会儿,流云从树林里快步走了出来,手里抱着一个女人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