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0)

就在赵琴懊恼地时候,突然听见空中传来“嗖”的一声,然后一股qiáng大的气流向她袭来。

“啊——”赵琴尖叫着,心想,遇到猎人了。她使劲儿扇动翅膀向高处飞。一只利箭从她的身边侧面擦过。赵琴只觉得左边翅膀传来疼痛感,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,向下坠去。

“不要啊——”这种从高空下坠的感觉,就像赵琴在现代仅有一次的蹦极经验,也像之前她所经历过的坠崖经验,反正都是吓得半死。

“啊——”赵琴一直尖叫着,直到咚地一下,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。

赵琴只觉得头昏眼花,勉qiáng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相貌清秀的青年担忧的看着她。赵琴低下头来,发现自己在他是手掌里。原来……自己被他接住了。

青年微皱了眉,又用手抚了赵琴两下,道:“别怕,别怕,我接住你了。我看看,翅膀伤了……应该不严重。”说完,捧着赵琴转身走进了一间屋子。

赵琴将头转来转去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这间屋子很简陋,看来这户人家不富裕。

青年将她放在桌上,给她的翅膀上了点药,又找了些gān净地棉布包了起来。边包边说:“你既然受了伤,就在这里养伤吧。正好也陪陪公子,给公子解闷。”

“公子?”赵琴纳闷道;“看着是户穷人家,怎么还有公子啊!”

青年找了一个簸箩,里面垫了些棉布,把赵琴轻轻地放在里面,说:“不好意思,我这里没有笼架子,先委屈你住这里了。哦,对了,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说着,青年转身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又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茶盅和一个茶盘。茶盅里是清水,茶盘里放着小米。

赵琴看着这生水生米,郁闷了,心想,吃这些该不会拉肚子吧。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本来就是一直鸟的身体嘛,应该没有问题。

于是,她喝了点水,啄了几口米,觉得自己jīng神不济,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,睡着了。

一觉醒来,赵琴发现自己挪地方了,已经不在之前的那个房间里了,而是换了一个房间。其实,这个房间跟之前的那个房间并没有多大区别,只是多了一种味道,药味,很浓很浓的药味。鸟类的嗅觉多敏感啊,所以赵琴一闻就闻出来了。

赵琴转动着脑袋,打量着这个房间,她发现chuáng上躺着一个人,应该是一个老者,银白的长发铺满了枕头。

“嘎吱”一声,门被推开了。赵琴之前见过的那个青年端着托盘走了进来,托盘上放着一碗药,一碗很苦很苦的药。他一进来,赵琴就被熏得想吐。

“公子,公子,”青年唤着chuáng上的人,“该吃药了,醒醒吧!”

chuáng上的人动了,他慢慢地坐了起来,青年走过去把软垫塞到他的背后。

赵琴看过去,发现那人根本不是一个老者。虽然他的头发是银白色,但是的他的面容确实一个不折不扣的年轻男子,而且是个相当美丽的男子。

青年把药碗端给chuáng上的男子,那男子居然面不改色一饮而尽,好像喝的不是药,而是酒一样。

“厉害!”赵琴佩服地说了一句。说完,赵琴就愣住了,因为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
原本以为鸟不能语,就算叫什么也是嘎嘎,才放心的说了句“厉害”。

没想到……没想到……

不仅她愣住了,chuáng那边的两个人也愣住了。

青年走过来,端着赵琴趴着的那个簸箩走到chuáng边,递给那名男子,说:“公子,这鸟怎么这么奇怪?”

第六十五章 思归

这个公子看了一眼赵琴,说:“有什么奇怪的,这是一只鹦鹉,会说话不足为奇。”

鹦鹉?赵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,原来自己是一只鹦鹉啊。

公子问道:“清风,这鹦鹉可不像是野生的,你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

清风说:“公子,这是我昨天救下的,它被人she伤,从高处掉下来,正好被我接住。”

公子说:“清风,这只鹦鹉应该是有主人的,你明天带着它去附近的人家问问,问到了就还给人家。”

“是!”清风刚点头答应,突然又摇头说:“不行啊,我明天出去了谁照顾公子啊,哥哥说了不教我离开你的。”

公子笑道:“你哥哥明天会来。”

“明天是初一了?”清风惊喜地问道。

公子点点头,说:“所以你明天就放心的出去吧。”

赵琴听见他们的对话,心想,自己难道是有主人的?就是不知道这个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一般养鸟的应该是小姐吧,也许是个美丽的女孩呢。不过,也不排除是男人的可能性,古代玩鸟的纨绔子弟也不少……赵琴胡乱想着,感觉自己又睏了,于是趴在窝里闭上了眼睛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