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1)

迷迷糊糊中,她听见清风的声音,“公子,这鸟怎么这么懒啊……”心想,当只鸟要那么勤快gān嘛,我又不用找虫子吃……然后,她听见那位公子说:“天色不早了,你回房休息吧,这只鹦鹉就放我房里吧。”耶,可以陪着美男子一起睡,真是太好了……

一觉醒来,赵琴发现天已经大亮了。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,大门大开着。

咦,人呢?赵琴从簸箩里跳出来,由于伤了一只翅膀,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。她走到桌边向下看了看,哇,这么高啊!头晕目眩地一不小心向下栽去。

完了!赵琴闭上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,结果她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接住了。

“公子,这只鸟是不是被摔傻了,”清风说:“居然会从桌子掉下来!”

赵琴一听,怒了,你才傻呢,本小姐是恐高,恐高,你懂吗?

“清风!”大手的主人开口道:“你带着它去吧,看看能不能找到它的主人。”

“是,公子!”清风接过赵琴,走了出去。

赵琴在清风的手里向公子看去,发现他居然坐在一个带轮子的椅子里。没想到这么俊俏的公子居然不良于行,真是太可惜了!赵琴摇摇头。

“傻鸟!”清风点着她的脑袋说:“你摇头晃脑地gān什么啊?”

你才傻鸟呢!赵琴怒了,伸嘴向他的手啄去。

“哎哟哟,疼!”清风叫道,差点把赵琴丢出去,“傻鸟,再啄我就把毛拔了烤熟吃掉!”。

居然还敢威胁我,赵琴使劲儿啄他的手,清风一把捏住她的嘴——应该说是她的喙,赵琴想甩甩不开,只好瞪着他。于是,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。

“这鸟真奇怪!”清风说:“咱们休战好不好?我带你去找你的主人。”

好吧,赵琴同意了,停止挣扎。

清风看赵琴安静了下来,也放开她的喙,捧着她向附近的村落走去。

清风走了没多久,留下的那位公子自己摇着轮椅,来到了院中。不一会儿,有人推开院门走了进来,叫道:“公子,我来了!”

公子向来人看去,说:“流云,你来了!”

来人居然是流云,那这位公子应该就是……明月了。

流云几步走到明月面前,说:“公子,近来身体怎么样?您的腿……”

明月笑笑说: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流云面带愧色,说:“公子,都是流云无能,没有保护好公子……”

明月说:“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我已经习惯了。红袖,找到了吗?”

流云摇摇头,说:“属下去双花巷等了一个月,都没有等到红袖。属下又在王都找了一遍,也没有找到。”

“看样子红袖是没有脱身哪,”明月说:“凤王那里呢?有什么消息没有?”

流云说:“凤王出事了,府里兵荒马乱的,我趁机打探过,没有红袖的消息。”

“凤王出事了?”明月问:“出来什么事?”

流云说:“就前几天,在这九龙山,凤王狩猎的时候,遇到端王袭击。本来是端王占尽优势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,端王被凤王的一个侍女刺杀,凤王反败为胜。不过,后来南诏王赶到,阻止了这场兄弟相残的戏码。”

“结果呢?”明月问。

流云说:“结果,两个都被南诏王降罪禁足,不过,端王的伤势比较严重,至今还昏迷不醒。凤王……”

“凤王怎么了?”明月问。

“凤王有点奇怪,”流云说:“刺杀端王的那个侍女死了,凤王伤心欲绝,又被禁足在府里,整天不吃不喝的,府里都乱成一锅粥了,人心惶惶的。”

明月说:“无情最是帝王家,兄弟相残的皇室争斗是再常见不过了。不过,以为一个侍女的死凤王伤心欲绝,看来这个侍女在凤王的心目中很不一般。”

“嗯,”流云问:“公子,那红袖……怎么办?”

“你还是去盯着凤王府吧,”明月说:“红袖,我们一定要找到!”

“是,”流云说:“我等清风回来就走。”

明月说:“不用等他,他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流云说:“那好,公子,我就先走了!”说完,推开院门走了出去。

明月看着远处,叹道:“红袖啊红袖,你究竟在哪里?”

“段天龙,段天龙,段天龙……”红袖拍着紧闭的房门,大声喊道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