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2)

段天龙走到门前,打开门锁,推开了门,说:“姑娘究竟闹到何时?”

红袖指着他的鼻子说:“你关我到何时,我就闹到何时。你要是嫌吵,你就放了我?”

“放了你?”段天龙说:“不可能。除非,你答应嫁给我。”

“你是有病吧!”红袖说:“我又不喜欢你,为什么要嫁给你?更何况我们本是敌对的关系,你之前还要杀掉我们。”

“主子给我的命令是杀掉明月,不包括你。”段天龙说:“所以,我们不是敌对关系。”

“那我也不会嫁给你。”红袖说:“我根本不喜欢你。”

“你说谎,”段天龙说:“那天是你亲口说你喜欢我的,而且,你,你还……脱衣服了……”

看着段天龙突然变红的脸,红袖简直无语了。天啊,她当时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拖延时间啊。要是再让她重来一次的话,她一定不会那种方式了。

“段天龙,我再说一次,我那天会那样说和那样做,只是为了拖住你。”红袖说:“跟其他的没有一点关系,你明白吗?”

段天龙说:“这我可不管,既然我看见了你,你的……身体,我就要对你负责。”

天啊!红袖无语地趴在桌子上,心想,怎么办啊?”

段天龙说:“红袖,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吧。等这段时间过了,一切尘埃落定,我就跟王爷禀告我们的事情,让他为我们作主。你不要着急!”

红袖闭着眼睛捂住耳朵,心里默念着:公子,流云,你们快来救救我吧!

清风带着赵琴把附近住的人家都问了个遍,都是没有养这只鹦鹉。于是,清风只好带着赵琴回来了。

“公子!”清风推开院门走了进来,说:“周围的人家我都问遍了,这只鹦鹉的主人没有找到。”

“那算了,看来这只鹦鹉和我们有缘,我们就养着吧。”明月对清风说:“清风,你去赵琴竹条来,我们给它做个笼架子。”

“好!”清风应着,赶紧去后院找了些竹条竹片过来。

这是要给她做笼子吗?赵琴趴在桌上,看着这一主一仆忙碌着。

明月和清风忙了一下午,终于做成了。清风把笼架子放到赵琴的旁边,对她说:“来,看看这个笼架子,喜欢吗?这是我和公子亲手为你的做的。”

明月看着这只鹦鹉眯着眼睛,上下打量着笼架子,心中泛起异样的感觉,这只鸟,确实有点儿奇怪。

明月说:“这鹦鹉的翅膀还没有好,恐怕飞不上这笼架子上,清风,你把这笼架子放到一边,还是先让它睡在这簸箩里”

“是,公子!”清风把笼架子拿到屋子里,就放到赵琴的簸箩旁边。

“公子,”清风蹭到明月的身边,说:“咱们给它取个名字吧,以后好叫它。”

明月笑着说:“它是你救回来的,你取吧!”

取名字?本姑娘有名字,不需要你取。赵琴很想抗议,可惜她是一只鸟,为了怕吓到人,只好保持沉默,但是脑袋明显抬了起来,直直地盯着清风,看他会给自己取什么名字。

清风想了一会儿,说:“看它傻傻的,不如就叫阿呆吧!”

阿……呆……赵琴怒了,一下子站了起来,扑腾着翅膀,表示抗议。

“呀,公子你看,它怎么了?”清风吃惊道。

明月笑了,说:“看样子你取的名字它不喜欢,你重新取一个吧!”

“啊?”清风为难地说:“清风念的书不多,要不公子你取吧。”

明月想了想,说:“陇西鹦鹉到江东,养得经年觜渐红。常恐思归先剪翅,每因喂食暂开笼。不如,就叫它‘思归’吧!”

思归?这个名字好听。赵琴不再扑腾翅膀,看着明月,表示接受了这个名字。

“思归?”清风说:“这名字真好听,还是公子有本事。”

清风走到赵琴的面前,伸手摸摸赵琴的头,然后手指伸到她的喙前晃啊晃,还不时弹一下,一边逗弄着一边说:“思归,思归,以后你就叫思归了。”

思归,思归,何处是归途啊!明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叹息中尽是烦忧。

赵琴听得心中一紧,向他看去,只见这个美丽的男子,眉宇间全是忧伤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赵琴心中想起了明月。她想,等自己翅膀上的伤养好了,一定要飞去找北堂傲天问个明白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