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3)

养了几天,翅膀上的伤完全好了,赵琴可以自如地飞到笼架子上。

清风提出要给她的脚上拴上一条链子,被明月否决了。

明月说:“天空任鸟飞,何必锁着它呢。如果它要飞走,就让飞走吧,我们这里只是它的驿站而已。”

听了公子的话,赵琴很感动,没想到这个美丽的男子思想如此洒脱,就跟她的明月一样。

啊,又想到明月了。赵琴想,自己还是应该早点去找北堂傲天吧。她也不知道这只鸟能够活多久,要是不能赶在寿终正寝前找到北堂傲天的话,就麻烦了。可是去哪里找他呢?赵琴郁闷了。

赵琴不知道的是,她心心念念地北堂傲天此时正奔波在来南诏国的路上。

双花巷。

北堂傲天快马加鞭,终于来到了南诏国。和明月一别已经一年多了,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明月音信全无,他实在放心不下,于是赶了过来。

“双花巷。”北堂傲天来到印象中的院门前,发现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了。他又向街坊四邻打听,都说早就搬走了。

怎么回事?搬家也没告诉他。北堂傲天觉得事情有点不妙。明月是其他亲自送到南诏的,临走时还专门跟流云和红袖打过招呼,如果遇到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变故一定要告诉他。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,现在连住址都变了。如果不是存心要避开他,那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。

北堂傲天推开院门,走进了院子,打算看看里面有没有线索。

他在整个宅院里找了一遍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北堂傲天站在院中正在发愁,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影靠近。

他迅速转身闪电般的出手,立掌向来人击去。

“北堂少爷,是我!”流云一边闪躲,一边出声道。

“流云?”北堂傲天喜出望外,说:“我正在找你们呢,你们是怎么回事啊,搬家了也不告诉我。”

流云说:“北堂少爷,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。流云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“明月呢,”北堂傲天问:“明月在哪里?”

流云说:“公子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。”

“哦,”北堂傲天问:“你不陪着你家公子,在这里gān什么?”

流云说:“我在等红袖。”

“红袖?”北堂傲天问:“红袖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流云说:“一言难尽啊,北堂少爷,我们找个地方说吧。”

于是,两人到了一家酒楼,找个了安静的包间,流云把这一年多的时间发生的事情,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北堂傲天。

“岂有此理!”北堂傲天一拍桌子,怒道:“这凤王真是无耻,居然这么bī迫你们。”

“北堂少爷,小声点。”流云说:“凤王有势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北堂傲天勉qiáng压抑了怒气,想了想又问道:“琴卿姑娘的鬼魂怎么会和南诏的凤王有瓜葛?”

流云摇摇头,说:“流云也不知道。红袖说,凤王自称是琴卿姑娘的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北堂傲天问:“后来呢,琴卿姑娘的鬼魂怎么样了?”

流云还是摇头,说:“不清楚,不过听红袖说,凤王的意思应该是会超度她的。”

“唉!”北堂傲天叹了口气说:“这位琴卿姑娘也是命苦……算了,不说她了。你带我去见明月吧!”

“北堂少爷!”流云说:“还有件事情要告诉您。”

“什么事?说吧!”北堂傲天说。

流云说:“公子已经醒了!”

“什么?”北堂傲天一下子站了起来,激动地问:“他醒了?什么时候醒的?”

流云说:“我们被凤王软禁没多久,公子就苏醒了过来。”

北堂傲天怒道:“这么长时间了,你们怎么不来信告诉我?”

流云说:“北堂少爷息怒,我们被凤王软禁,没有机会。后来……又忙着逃亡,就更没机会了……”

“算了,也不怪你们,”北堂傲天平静了一下,说:“明月醒来可有什么不适?”

“公子他……”流云说:“他的腿……废了。”

“腿废了?”北堂傲天叹了口气说:“能醒过来就好,腿……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流云迟疑道。

“还有?”北堂无语道:“还有什么?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