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4)

流云说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公子的一头青丝全部变成白发了,而且容颜全改。”

“改就改吧!”北堂傲天说:“变成什么样,也是我兄弟。走吧,他在哪儿,带我去。”

“北堂少爷,”流云说:“公子现在在九龙山。不过,公子说过,不再见旧人。所以,我想公子是不会见你的……”

“放屁!”北堂傲天说:“他怎么可能不见我?你现在马上带我去找他。”

“北堂少爷,”流云说:“流云有任务在身,不能离开。公子就在九龙山,你自己去寻他吧。他若见你自然会见。若不见你,流云也没有办法。”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瞪着流云半天,看流云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好作罢。

北堂傲天说:“好,我自己去找他,看他见不见我。”

流云说:“公子就在半山的院子里,照顾他的是我的弟弟,清风。”

“知道了!”北堂傲天站起来,出来酒楼,骑上马就往九龙山的方向驰去。

这段时间,赵琴每天都会飞出去,到饭点的时候又飞回来。她在查找路线,查找从南诏国飞回天启朝的路线。

这一天,当她在外面飞了一圈,准备飞回去吃晚饭的时候,突然在天上看着一人一马奔驰在下山的路上。那个身影看起来很是眼熟。这是谁啊?赵琴尽量降低高度,想要看清楚一点。

“等一等,……少爷!”有人骑着马追了上来。由于风声有点大,赵琴只听到追来的人喊着“什么少爷”。

被追的人听到喊声,停了下来。赵琴正好飞了过去。

飞到近前,赵琴惊呆了,马上的人竟然是北堂傲天,就是她一直心心念念要找的北堂傲天。

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,赵琴高兴极了。她呼地一下,直冲向北堂傲天。

北堂傲天正和追来的人说话,突然听见风声,抬头一看一个黑影迎面而来,条件反she地一掌挥出,将黑影打到了地上。

赵琴只觉得一阵剧痛,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草丛里了。

“啊,思归!”一个人惊呼着跑到了赵琴的面前,把她捧了起来。

“是只鸟?”北堂傲天没想到刚刚飞过来的是一只鸟。

“北堂少爷,你打伤了我们的鸟。”清风气呼呼地说。

“你们的鸟?”北堂傲天问:“你们什么时候养鸟了?”

清风说:“这是我救下的,我和公子一起治好它的,还给它取了名字,叫思归。”

“思归?”北堂傲天说:“倒确实像是他取的名字。”

“好不容易治好它,你看,又成这样了。”清风指着赵琴说:“嘴角都淌血了,不知道还活不活得成。”

“那个,我……”北堂傲天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它飞下来我还以为是暗器呢!”

“哼!”清风说:“我不管,你必须治好它。要不,公子该伤心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还有事,不能带着一只鸟啊。要不,你带回去治吧,反正你们治鸟有经验……”

“北堂少爷这是说得什么话?”清风说:“思归是你打伤的,你就得负责。怎么能随随便便推给我们。你要是不治,我就告诉公子。”

“别别别,你别告诉他啊!”北堂傲天没办法,只好说:“行行行,那我带着它,治好它,行了吧?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清风说。

“好,这鸟的事情说完了,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追我来,有什么事情啊?”

“差点忘了,”清风一拍脑袋说:“公子有封信,让我jiāo给你。”说罢,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北堂傲天。

北堂傲天拆开来,看了看,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告诉他,叫他放心。”

“好,”清风说,“那我回去了,思归就拜托你了。”清风把赵琴往北堂傲天手里一递,转身上马,向山上驰去。

北堂傲天看看手中这只半死不活的鸟,摇摇头,往怀里一塞,转身上马,向山下驰去。

赵琴浑身剧痛地躺在北堂傲天的怀里,心想,北堂傲天,这笔账我一定要讨回来,真是他妈的,痛死我了!

第六十六章 相遇

山脚下,北堂傲天从怀里把鹦鹉掏出来,看着它半死不活的样子,心想,要不扔掉算了。可是转念一想,要是万一被明月知道,那……算了还是死马当活马医,治一治吧。要是治不好死了就不关他的事了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