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5)

北堂傲天站在山道上,看着人群向王都流去。心想,还是去王都吧,王都里应该有医治鹦鹉的大夫。于是,北堂傲天进了王都城,连问带找的,去了几家医馆。可是大夫一看是治鸟,而且这只鸟已经嘴角淌血,看起来活不成了的样子,都对北堂傲天摇头,让他去别处想办法。更有甚者,嫌北堂傲天捣乱,人都看病都看不过来,还给鸟看病。

北堂傲天奔波了半天,碰了一鼻子灰。最后站在大街上,看着自己手中的鹦鹉,嘴里碎碎念着,鹦鹉啊鹦鹉,我也算是尽力了。你就早死早超生吧,下辈子千万别当鸟了!他看看旁边,走进一条小巷,打算把鹦鹉扔到一条暗沟里,任它自生自灭吧!

就在北堂傲天碎碎念的时候,赵琴晕晕乎乎地醒转了过来。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,又见他捧着自己往暗沟边走,心里暗叫不妙,自己该不是要被“弃尸荒野”了吧。就在北堂傲天准备把手里的鹦鹉扔出去的时候,突然听见有人叫他“北堂!”

“谁?”北堂傲天停下了动作,四处张望着,“谁在叫我?”

赵琴叫出那一声“北堂”,已经是用尽了全力,可是看北堂傲天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,简直吐血的心都有了。她努力聚集了力气,在北堂傲天的手里扑腾了一下翅膀,成功地把他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。北堂傲天看着手里挣动的鹦鹉,看见鹦鹉张开喙,叫了一声“北堂!”

北堂傲天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这,这只鹦鹉会说话!他盯着手中的鹦鹉,震惊了半天,恍惚中生出一种这只鸟认识自己的念头来。最后转念一想,这既然是只鹦鹉,鹦鹉学舌,当然会说话了。它会说“北堂”,一定是被人教的,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被清风或者明月教的。所以,在此时此刻叫出自己的名字,一定是巧合。想到这里,北堂傲天腾出一只手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松了一口气。

突然,斜刺里出现一个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。北堂傲天差点跳起来,他迅速地闪到了一边,回头一看,是流云。

流云错愕地看着他,问:“北堂少爷,你在这里gān什么?”

“是你啊!”北堂傲天埋怨道:“你怎么也不出一声,吓我一跳!”

流云:“……”

北堂傲天把手中的鹦鹉捧到流云面前,问:“这只鹦鹉你认识吗?”

“鹦鹉?”流云仔细看了看,说:“不就是一只普通的鹦鹉嘛,没什么的特别的。北堂少爷喜欢养鸟?”

“喜欢养鸟的不是我,是你家公子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这是你家公子养的。”

“公子养的?”流云说:“没听公子说过呢。那这只鹦鹉如今怎么在你这里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还不是我倒霉,这只鹦鹉偷袭我,被我打伤了,就赖上我了,清风非要叫我把它治好。唉!”

流云笑了起来,说:“那就治呗,不就是一只鸟嘛,能花几个钱?”

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北堂少爷难道还花不起治鸟的钱?问题时,这偌大的王都就没有一个人能治好这鸟。所以……我正愁咋办呢。”

“哦——”流云拖长了声音说:“我说你躲在这里gān什么呢,原来是要毁尸灭迹啊。”

“瞎说什么呢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只是希望它早死早超生,早点投胎做人,不比它当鹦鹉qiáng啊。不过,刚刚……它说话了……”

“说话?”流云说:“鹦鹉说话很正常啊,它说什么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它……叫我的名字了。”

“叫你的名字?”流云说:“那这肯定是清风或者公子教的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怎么有一种这只鸟认识我的感觉。所以,它才会叫出我的名字。”

“认识你?”流云说:“应该不可能吧,你会不会是想多了。”

“也是,”北堂傲天点点头,说:“流云,既然你来了,这鸟就jiāo给你吧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完,把鹦鹉往流云手里一丢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哎——”流云赶紧拉住他,说:“北堂少爷,你怎么这样啊,你明明是你……”

“流云!”赵琴被丢来丢去,实在是难受极了,叫出声来。

流云和北堂傲天同时愣住,低头去看那只鹦鹉,就见鹦鹉口吐人言,“流云,救命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