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7)

流云看看北堂傲天,后者点点头,于是,流云上前把原上之的绳索解了开来。

原上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,坐到了桌子旁,看着赵琴,说:“赵琴,你是在九龙山的时候就附到了这只鹦鹉的身上吗?”

赵琴点点头,说:“我死了以后,魂魄飘了起来,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附到了这只鹦鹉的身上。原上之,我不想当一只鸟,你能帮我吗?”

原上之说:“我没有确切的办法,但是可以试一试。”

“怎么试?”赵琴问。

原上之说:“锁魂珠和招魂铃。我可以试试看,能不能用这两样东西把你从这只鹦鹉里面招出来,放到锁魂珠里,然后再想办法。”

“好啊,”赵琴说:“就这么办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原上之说:“锁魂珠和招魂铃不在我这里,在王爷那里。”

在他那里?赵琴有点失望,她实在是不想再和凤伽罗有任何瓜葛了。

“喂……”北堂傲天和流云听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我说……”北堂傲天问:“你们谁能解释一下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吗?你究竟是谁?是人还是鸟?是赵琴、琴卿抑或是南宫灵。”

听了北堂傲天的问话,原上之说:“我来解释一下吧!”

于是,原上之把赵琴的真实身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听得北堂傲天和流云瞠目结舌。

“你,你原来不是南宫灵!”北堂傲天指着赵琴说,“你只是借尸还魂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”赵琴说:“所以,我跟明月根本就不是兄妹,我们俩在一起不是错,而是对的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的经历太离奇了,真让人难以置信。”

赵琴看流云没有说话,于是问道:“流云,你信吗?”

流云说:“我信,琴卿姑娘,你现在还愿意和公子子一起吗?”

赵琴说:“那当然,我这辈子只会是明月的妻子。不过……”

赵琴突然反应过来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明月他……还活着?”

“公子还活着。”流云说:“之前,凤伽罗抓了红袖,以公子的安危威胁她,让她骗你说公子已经死了,对吗?”

“你,你是说……”赵琴问:“红袖是骗我的,你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,”流云说:“我们到南诏没多久,红袖就被凤伽罗找去,说琴卿姑娘你是他的朋友,让红袖骗你放下明月去轮回转世,并以公子的安危来威胁她。红袖不得已只有照做,回来之后告诉了我。第二天,凤伽罗就带着人把我们三人送到了王都城郊的一处住所,监禁了起来。”

“什么?我真的没想到凤伽罗居然会这么做。”赵琴吃惊道:“我做鬼的时候,曾经在玉壶chūn附近见到过红袖,所以就央求凤伽罗帮我找她。我只是想知道明月的情况,我没有想到凤伽罗居然会这么对你们……对不起,流云,对不起……”

“你说对不起gān什么?这又不是你的错。”北堂傲天怒道:“这个凤伽罗,就是个卑鄙小人,要是我当时在的话,一定……”

“咳咳咳,”原上之使劲儿咳嗽了几声,提醒他们这里还有一个南诏国的人。

“你咳嗽什么?”北堂傲天狐疑地看着原上之,问道:“你跟那个凤伽罗是不是一丘之貉?”

“呃,这位公子,”原上之说:“现在说这么你们不觉得是在làng费时间吗?我怕你们再这么说下去,赵琴姑娘附身的这只鹦鹉就要完蛋了。”

听到原上之这么说,大家才反应过来,这跑题跑得太远了。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要帮助赵琴早日脱离这只鹦鹉的身体。

北堂傲天说:“原上之,你刚刚说需要什么珠和什么铃的?”

“锁魂珠和招魂铃。”原上之说:“但是这两样东西目前都在王爷那里,所以,请诸位放原上之回去,我去找王爷要这两样东西。”

“放你回去?”北堂傲天说:“不可能,你跟凤伽罗是一丘之貉,谁知道你跑回去会不会带人来捉我们。这样吧,你告诉我那两样东西什么样,在哪里,我去拿。”

“你怎么拿?”原上之说:“东西在王爷那,我也不知道他放在哪里的啊。只有我去讨要,王爷才可能jiāo给我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