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8)

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北堂傲天直接拒绝了,说:“你就老实在这里待着吧。这两样东西,我自会想办法。”

“流云!”北堂傲天给流云使了个眼色,流云心领神会,他走到原上之的面前。

原上之看着他,问:“你,你要gān什么?你……啊!”

流云出手击在他的后脖子,原上之晕了过去。

“流云!”赵琴惊呼道:“你们gān嘛?gān嘛打昏他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这个人靠不住,不能让他走。琴卿,你告诉我那锁魂珠和招魂的样子,我和流云去找。”说着,他和流云把原上之绑了个结实。

赵琴想了想,只能这样了。于是仔细回忆了一下锁魂珠和招魂铃的样子,描述给北堂傲天和流云听。最后叮嘱道:“凤伽罗喜欢把东西藏在书房,你们可以在那里找一找。嗯……屋角的书架上有个暗格,我见过他把重要的东西放到那里面。”

“好,我们知道了。”北堂傲天看看窗外的天色,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天亮了。

北堂傲天说:“事不宜迟,我和流云现在就去。”

“这么快?”赵琴说:“天都快亮了,会不会不安全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天亮以后,原上之一定会被发现不见了,如果时间拖久了,更不安全。”

“好吧,你们要小心!”赵琴说:“谢谢你们!”

“得了,谁要你口头上的谢啊!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要好好想想,以后该怎么谢我们才是。好了,不说了,走了!”走之前,流云细心地找了一个簸箩垫上软布,把赵琴小心翼翼地放到里面。

北堂傲天和流云按照赵琴提供的路线,顺利地潜进了凤王府,来到了内院书房。

两人在书房里一阵翻找,果然在赵琴说的暗格里找到了一个木头匣子,里面装着一颗珠子和一枚铃铛。“应该就是这个了,”北堂傲天小声地同流云说,流云也点点头。两人拿着东西,原路返回,悄无声息的翻出了凤王府。

黑暗中,凤伽罗动也不动地盯着这两位不速之客。眼见人已经翻出了围墙,凤伽罗一个手势,段天龙追了出去。

凤伽罗站姿远处没有动,胸口的灵玉之心在发烫。只有有人移动锁魂珠和招魂铃,灵玉之心就会示警,所以,凤伽罗很轻易的就发现了潜入者。不过,他并没有声张,只是让段天龙暗暗地跟过去。

有意思?凤伽罗想,段天龙刚刚来禀报原上之失踪了,就有人潜进府里来盗取锁魂珠和招魂铃,这说明什么?说明……也许自己要心想事成了……

北堂傲天和流云一路奔回客栈,十分顺利,顺利的令人意外。

“流云,不对,”北堂傲天说:“按理说,一个王爷的府邸应该守卫森严才对,怎么可能就让我们轻轻松松的潜了进去,又轻轻松松地退了出来。这守卫也太松懈了吧!”

“是啊,北堂少爷,”流云说:“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儿。”

“这样吧,”北堂傲天说,“你拿着东西先回客栈,我再去凤王府看一眼。”

“好,”流云应道,继续向客栈奔去。而北堂傲天则转身向凤王府奔去。

这一回头,北堂傲天就和段天龙撞个正着,两人打斗了起来。

北堂傲天知道他们中计了,想到流云和赵琴会有危险,心中焦急万分。但是,段天龙纠缠住他,令他脱身不得。而另一路人马尾随流云,来到了客栈。

流云揣着木匣子回到了客栈,推开门,看见被绑着的原上之在昏睡。

赵琴一见流云进来,就焦急的问:“拿到了吗?”

流云点点头,说:“拿到了。”

赵琴发现北堂傲天不见,心里咯噔一下,问:“北堂呢?他去哪儿了?你们没出事儿吧?”

“没有,”流云说:“北堂少爷谨慎,在外面。我先回来了。”

这样啊,赵琴放下心来,说:“你快把原上之叫醒吧,问问他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?”

“好!”流云走到原上之的面前,正准备把他叫醒,就在这时,门被大力的推开。

流云条件反she地站在了桌前,反手把装着赵琴的簸箩,顺着桌腿,轻轻地滑到地面,再用脚推到了桌下。

一群侍卫快速地走了进来,把流云围了起来。

有人发现了昏迷的原上之,立即出门禀报:“王爷,原公子在里面。”

凤王爷凤伽罗出现在门口,看着流云,说:“你们绑架南诏官员,意欲何为啊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