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89)

流云握紧了手中的剑,紧紧地盯着他。

凤伽罗又说:“我认识你,流云,明月公子的侍卫。你凌晨潜进本王的府邸偷东西,对吧?你手中的木匣子是本王的,人赃俱获。绑架加上偷盗,你是束手就擒呢,还是要本王动手……”

从凤伽罗出现,赵琴就尽力保持着沉默。她知道,如果自己的存在被凤伽罗发觉,那麻烦就大了。所以,她一边尽力掩藏自己,一边暗自祈祷北堂傲天回来救人。可惜,直到流云被凤伽罗的侍卫押走,北堂傲天都没有出现。

看着流云被擒住,凤伽罗拿着木匣子向外走去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转身看向桌下,“怎么?这里还有只鸟呢?”

第六十七章 识破

桌子下是……一只鸟?凤伽罗眯着眼睛看过去,好像还是一只鹦鹉。他蹲下身,把手伸了过去。

不要啊,赵琴拼命躲着那只手,最后还是被抓了出去。

“一只鸟?”凤伽罗说:“小家伙,你的主人被抓走了,你就只能跟着我了。”

什么意思?这是要接管她吗?赵琴瞪着眼睛盯着凤伽罗。

“看我gān什么?”凤伽罗点点它的头,说:“本王养你是你的荣幸!”

切——赵琴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。

凤伽罗狐疑地看着它,“这鸟怎么看起来有点怪呢!”

糟了,赵琴心里暗叫不妙,赶紧把头垂了下来,心想,可不能让凤伽罗看出来。

“王爷!”侍卫站在门口,问:“原公子昏迷不醒,是送他回天星阁,还是……”

“送回王府吧。”凤伽罗说:“走,回府!”

赵琴被凤伽罗抓在手里,上了回府的轿子。

一路上,她都期待北堂傲天能出现,但是北堂傲天就像断了线的风筝,杳无音讯了。

回到王府,凤伽罗命人拿了一个笼架子,把赵琴的脚拴上链子,放到了笼架子上,挂在廊下。

凤伽罗转身进了房间,里面候着的人一直跪着,见凤伽罗进来后,开口道:“王爷,属下无能,请王爷责罚!”

凤伽罗眯着眼睛,看着他,说:“段天龙,这是第二次了吧!你这高手榜上的高手最近是吃错药了吗?怎么连人都抓不住了?你说本王养着你有何用啊?”

段天龙低着头,不言语。

“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,”凤伽罗说:“一个月,一个月的时间我要见到他或者他的……尸体。”

“是,属下遵命!”段天龙应道。

“你去吧!”凤伽罗说完,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赵琴站在廊下的架子上,正在想办法把脚上的铁环弄下来。突然看见凤伽罗走了出来,赶紧停下动作,假装悠闲地在散步。

凤伽罗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就走进了隔壁的房间。

chuáng上,原上之正在昏睡,一旁的丫鬟在照顾着他。

“大夫怎么说?”凤伽罗问道。

丫鬟说:“王爷,大夫说是没什么的大碍,应该很快就可以醒过来。”

“好,”凤伽罗坐在椅子上,等着原上之醒来。

看了一会儿,他突然站起来,端起桌上的茶壶,走到chuáng前,把整壶水倒在了原上之的脸上。

“啊——”丫鬟惊叫一声,看了凤伽罗一眼,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站到一边。

“啊——呸!”原上之瞬间醒了过来,趴在chuáng边吐着嘴里的水。

“王爷!”原上之叫道:“你就不能换个方式叫醒我吗?”

凤伽罗说:“无所谓方式不方式的,本王只要结果。你看,现在本王要的结果不是有了吗?”

“王爷,”原上之说:“我被人绑架,好不容易脱险,您也不安慰安慰我,反而这样对我。”

“绑架?”凤伽罗说:“你应该庆幸是绑架,要不然,就凭你府里的守卫,那天你被人杀了都不知道。”

“呸呸呸,”原上之叫道:“王爷您能不能别咒我。”

“好,”凤伽罗问:“你告诉我,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原上之说:“我被他们打晕,醒来就已经在王爷的府上了。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,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绑架我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凤伽罗说:“被绑架的期间,你一直昏迷着?”

“是啊,”原上之点点头,说:“他们下手真是太重了,我的脖子现在还疼呢,哎哟,哎哟,头也疼……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