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)

红袖小跑着迎了上去,“怎么回事儿?”

“那个车夫果然有问题,我在树丛里发现了这名受伤的女子。”流云说:“被人藏在草堆里,身上还覆盖着树叶杂草,若不是我刻意寻找,怕是难以被人发现。”

“伤得重吗?”红袖赶紧去看那名女子的情况,看见满脸的血,大吃一惊,“这,这还救得活吗?”

“难说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”流云问道,“公子,要带回去吗?”

明月走到流云身边,看了看那张染满血迹的脸,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感觉。他伸出两根手指放到女子的颈侧。

“公子,还有救吗?”流云问道,红袖也紧张的看着她。

脉搏很微弱,如果放在此地坐视不理,不出半天,这个女子应该也就香消玉殒了吧。如果救治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,会不会……明月此刻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。

“公子?”红袖见明月半天不说话,有些心急。

“有救!”明月淡淡地说,“抱上车吧!”

第二十一章 又失忆了

赵琴觉得冷,像是全身都浸在冷水里,窒息而冰冷。她挣扎着睁开眼睛,一片漆黑。难道我已经死了吗?油然而生的恐惧让她的牙齿咯咯作响。“姑娘,喝药了。”一个声音在耳旁响起,驱散了黑暗中的恐惧。一个好闻的味道靠近了她,让人安心得温暖,赵琴尝试着去看,只看见一片熟悉的白色。又是你救了我吗?赵琴想着,渐渐迷糊了过去。

“姑娘,喝药了。”赵琴被半qiáng迫的摇醒,有人扶起她,硬灌进药水。她从一开始的没味道,到后来越来越苦,一直苦到舌根。

这一次,又被灌进了一肚子的苦药,苦得她辗转难眠,终于微微掀开了眼皮,看见满室昏暗,只有一盏蜡烛发出莹莹的弱光。她吃力的撑坐起来,看看四周,喃喃道:“我这是在哪儿啊?”

“嘎吱——”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位红衫女子,看见赵琴坐了起来,惊喜道:“姑娘,你醒了!”

红衫女子快步走到chuáng前,伸出右手抚向她的额头,“烧终于退了,我生怕你给烧傻了!”

赵琴警惕地看着她,没有开口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在哪儿?怎么会被人害呢?是那个马车夫害你的吗?……你怎么不说话啊?莫不是真的傻了?”红衫女子连珠pào似的说个不停。

“红袖,你这么问,叫人家怎么回答?”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白衣男子,面若芙蓉,眼如chūn水,眸光中流光溢彩,有着不可一世的风华。

这个人……赵琴一时有些心惊,这个人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白衣男子坐到chuáng边,赵琴向chuáng里缩了缩。白衣男子笑了,说:“别怕,是我们救了你!”

“你们,救了我?”赵琴小心翼翼地开口,问道:“这是哪里?你们是谁?”

“这里是泸州城,明月楼。”白衣男子说:“在下明月,人们一般唤我明月公子。”

“明月,公子?”赵琴低声念道:“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……这明月楼,是做什么的?”

明月看着赵琴低垂地双眼,心中闪过一丝异样,这个女人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转念一想似乎没有可能,低笑一声,“姑娘真是才情过人,明月楼,确实是一个借酒消愁的地方。请问姑娘芳名?”

“我,我是……”赵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,说自己叫南宫灵,还是叫赵琴呢?。

赵琴的迟疑,落在红袖眼里变成了迷茫,红袖关切的问:“怎么?姑娘想不起自己是谁了?”

赵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失忆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,反正都已经失忆过一次了,就当是旧病复发。

“哎哟!”赵琴捂着头呻吟起来,“我的头好疼,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……”

“姑娘莫急,想不起来就别硬想了!”明月见状忙说:“红袖,快去请大夫来!”

“是,公子!”红袖飞也似的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,就领着一个青衫男子走了进来。

大夫给赵琴把了脉,又查看了她额头上的伤口,关于赵琴失忆的问题给出了答案,“姑娘想不起以前的事情,应该是和头上的外伤有关。外伤养好了,记忆也许会恢复,不过……也有可能永远都想不起来。”

听完大夫的大喘气,红袖满怀同情地看向赵琴,记不起以前的事情该多着急啊!她安慰道:“姑娘,别着急啊,咱们好好养着,兴许很快就恢复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