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1)

昨天忙了一夜,凤伽罗也褪去外衫,上chuáng睡觉。

赵琴睡了一会儿,就醒来了。变成鹦鹉以后,她很容易醒,大概因为成了动物,周身的感觉都变得灵敏了。赵琴站在架子上,等着凤伽罗醒来。

凤伽罗一觉醒来,已经快到傍晚了。

还真能睡?也不怕晚上失眠。看着凤伽罗起身,赵琴在心里说。

凤伽罗站起来穿外袍。见他要出去了,赵琴赶紧飞到他的肩膀上。

凤伽罗笑笑,点了点它的头,说:“饿了?”

赵琴在他肩膀上跳了跳,叫了两声。

“走吧!”凤伽罗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天色还不是很黑,凤伽罗走到了一个很偏僻的院子,这个地方赵琴之前从未来过。

一间孤零零的高屋,多人把守。还有人在巡逻,守卫十分森严。

这里是……监牢?赵琴想,难道是去看被抓住的流云?

凤伽罗直接走了进去,守卫的人仅仅是躬身行了个礼。赵琴站他肩上,看着他走了进去,里面是长长的石梯,yīn暗cháo湿,空气中有浓烈的血腥味,熏得赵琴差点吐出来。

凤伽罗一步步石梯走了下去,停在一道门前,问守卫的人:“招了吗?”

守卫的人说:“没招。”

“哦?”凤伽罗说:“还是个硬骨头。把门打开。”

这个意思是……对流云动刑了?赵琴的心提了起来。

门打开了,赵琴看见流云浑身是血地被吊在铁柱上,心痛极了。

凤伽罗走了进去,冷哼了一声,“别装死!”

流云听到声音,抬起头,看了过来。

当看到赵琴的时候,明显一愣。

“你想在这里待多久?”凤伽罗问。

“哼!”流云说:“我是不会说的。”

“硬气!本王佩服!”凤伽罗说:“不过,识时务者为俊杰,本王更喜欢这样的人。像你这样硬气地傻子……本王一点也不喜欢。”

听着凤伽罗这么说,赵琴的心吊了起来。

“来人!”凤伽罗说:“动刑!”

有人拿着鞭子走了过来,长鞭一甩,鞭尾直接抽在流云的身上,鲜红的血迹缓缓地现了出来。

赵琴还没反应过来,那人眨眼又是两鞭,血顺着衣襟往下淌。赵琴急的不行,拍拍翅膀飞了起来。凤伽罗伸手去抓,叫道:“小心,别过去!”

鞭风扑面而来,赵琴啪的一下被甩到墙壁上,幸好在掉下来的时候被凤伽罗接住。不过,就是这样,赵琴的翅膀还是被抽开了一道血口,痛得她差点晕过去。

“住手!”凤伽罗叫道:“别打了。今天到此为止。”说完,捧着赵琴快速走了出去。

赵琴只来得及看见流云关切的眼神看过来,什么都不来不及jiāo流,就被凤伽罗带走了出去。

痛,好痛!赵琴心想,这苦肉计可真够人……不对,是真够鸟受的!

凤伽罗带着赵琴从监牢出来,径直走回卧房,拿出伤药,涂到赵琴翅膀上的伤口上。

赵琴痛得奄奄一息,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。过来一会儿,伤药起到作用,赵琴才觉得痛得好些了。

凤伽罗看了她半天,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:“赵琴,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?”

赵琴一下子抬起头,看着凤伽罗。

一只鸟做出一副瞠目结舌地表情,看在眼里十分可笑。

凤伽罗说:“赵琴,说话。你现在是一只鹦鹉,我不相信你不会说话。”

好吧,被识破了。赵琴认命的开口道:“我是赵琴。”

“真的是你?”凤伽罗喜出望外道:“赵琴,真的是你?”

“是我。”赵琴说:“不过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凤伽罗说:“你怨我为了你,杀了紫彤,是吗?”

赵琴说:“不仅仅是这样,我知道了你对明月他们做的所有的事情。”

“是吗?”凤伽罗说:“你变成鸟后,一直跟他们在一起?”

他们?赵琴想,这个“他们”指的是谁?

“没错,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。”赵琴问道:“凤伽罗,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?”

凤伽罗说:“原上之,锁魂珠,招魂铃,和这三者都有关的事情是什么?这么明显了,本王难道猜不到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赵琴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只鹦鹉的身上。”

“抓捕流云的现场,除了人,还有一只鹦鹉。你觉得这合常理吗?”凤伽罗说:“更何况,向你这么聪明的鹦鹉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