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3)

赵琴郁闷地趴在桌子上,继续养伤。

凤伽罗坐在一旁,一边守着她,一边看着手里的折子。

北堂傲天正在天星阁外徘徊。

段天龙,高手榜上有名的高手。自己不是他的对手。虽然施计逃脱,但还是受了伤。好在伤势不重,几天后就大好。北堂傲天实在担心被凤伽罗抓走的赵琴和流云,却又无计可施。这里是南诏国,不是天启朝,他一点人手都没有。想来想去,他决定去找原上之。

原上之自从离开凤王府后,心里很是焦急。他放心不下变成鹦鹉的赵琴,可又不敢再去王府,怕引起凤伽罗的怀疑。当北堂傲天从院墙上跳到他的面前的时候,他居然还有些高兴。

原上之问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去哪儿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被人追杀,才脱身。”

“追杀?”原上之问:“谁追杀你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段天龙!”

“哦,凤王爷的人。”原上之说:“你知道他们两个被抓到凤王府里了吗?”

北堂傲天点点头,说:“知道。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。”

“不行,”北堂傲天还没说出口,原上之就说:“我不能带你去凤王府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北堂傲天问道。

原上之说:“我怕王爷怀疑。”

北堂傲天问道:“怀疑什么?”

原上之说:“鹦鹉就是赵琴。赵琴姑娘是王爷心中的一根刺,如果被他发现赵琴姑娘的魂魄就在身边,他一定会……”

凤伽罗看着睡着的鹦鹉,说:“赵琴,既然你回来了,我就不会再放手。”

第六十八章 重逢

养了几天,赵琴的翅膀好得差不多了。

这天晚上,凤伽罗把赵琴带到书房,在桌上铺开一张地图,指着图上的几个小方块说:“这里就是凤伽祺的书房,你到这里去,找到他和魔教往来的书信,带回来。”

“知道了!”赵琴点点头,说:“只要我把书信带回来,你就放了流云,是吧?”

“是,”凤伽罗点点头。

“好,”赵琴说:“我现在就去。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!”说完,展翅飞了起来。

凤伽罗看着飞走的赵琴,若有所思。

赵琴飞出了凤王府,飞到一棵大树上,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,又飞了起来。

赵琴沿着脑中记忆的路线,掠过许多民房,直到落在……天星阁的墙头上。

她往里看了看,展翅落到院中的一棵大树上,轻轻的飞,一小段一小段的飞,最后落在原上之卧房的窗框上,窗子是紧锁的,门也是。赵琴飞下地来,开始搜寻能进去的孔dòng。沿着墙壁转了一圈,终于发现了一个小小的……老鼠dòng。

赵琴满头黑线,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要钻老鼠dòng。

她把头探了进去,看了看,有点黑,chuáng上睡着一个人,看样子应该睡得很熟。

赵琴飞到chuáng上,跳到枕头上,对着原上之的耳朵大叫:“原上之,快醒来!”

原上之就像安了弹簧一样,一下子弹坐了起来。由于起得太快,原上之觉得大脑缺氧,眼前发黑,差点又倒了下去。

他扶着chuáng边缓了缓,借着月光想chuáng头看去,一只鹦鹉站在那里正看着他。

“赵,赵琴?”原上之问:“是你吗?”

“不是我,是谁?”赵琴说:“没想到你这么没良心,我都被抓了,你也不担心,还能睡得着。”

“姑娘,你真是冤枉我了!”原上之说:“为了你的事情,我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了,今天,和你那个朋友商量到大半夜才睡。”

“朋友?谁?”赵琴问:“北堂傲天吗?”

“就是他。”原上之说:“他就睡在我隔壁,要叫他吗?”

“当然。”赵琴说:“你快去叫他,我们好商量一下就流云的事情。”

“不用叫了。”原上之的房门被推开,北堂傲天走了进来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赵琴问。

“那么大的动静我都听不到的话,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怎么逃出来的?流云呢?”

赵琴说:“流云还被关在凤王府的监牢里。我不是逃出来的,我是被放出来的。”

“放出来的?”北堂傲天问:“为什么?”

赵琴说:“凤伽罗让我帮他去端王府偷东西。”

“偷东西?”原上之问:“偷什么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