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5)

“怎么了?”原上之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,锁魂者和招魂铃被毁掉了而已。”

“锁魂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就是你说过可以帮琴卿还魂的那两样东西?”

原上之点点头。

“你……怎么不早说?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”原上之看看chuáng头已经睡着的鹦鹉,说:“还能怎么办,睡醒再说吧!”说着,走到chuáng边准备倒头睡下。

“不行,”北堂傲天说:“现在还不能睡觉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原上之问。

北堂傲天说:“凤伽罗今夜受挫而归,难保不会把气撒在流云身上,流云……有危险,我要去救他!”

“救?怎么救?”原上之问:“你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吗?况且,凤王府守卫森严,就凭你一个人,闯进去只是白白送死罢了。”

“可是,流云他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“北堂,”赵琴突然说话了,“流云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北堂傲天问。

“你先不要问,”赵琴说:“你相信我,今晚有人会把流云救出来。所以,我们就赶紧睡觉吧,我都快睏死了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”原上之附和着,倒在了chuáng上。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看着一人一鸟秒睡的样子,无语了。

凤伽罗气势汹汹地回到王府,马上下令处死监牢里的流云。

不一会儿,守卫来报,监牢的流云不见了。

“不见了?”凤伽罗问:“不见了是什么意思?”

守卫说:“就是,就是……兄弟们一直守着,可是那人……凭空消失了。”

“凭空消失?”凤伽罗说:“他是变成鬼还是变成鸟了?啊?凭空消失?”

自己离开王府,人就被救走了。这是巧合,还是设计?看样子,府里出了有二心的人了。

凤伽罗问道:“今天都谁去过监牢?”

“这……”守卫说:“今天没有人来过监牢……是属下失职,请王爷降罪!”

“确实该降罪!”凤伽罗说:“来人啊……杀!”

一夜之间,凤伽罗在怒气下,杀了所有看守流云的守卫。一时间,凤王府人心惶惶,噤若寒蝉。

得到消息的原上之很是惊讶,“你们知道吗?流云被救走了,凤王爷大发雷霆,杀了很多守卫。”

赵琴吃完早饭正在擦喙,说:“哦,知道了。”

“哦?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知道是谁救的流云?”

赵琴说:“大概猜的到吧!”

“是谁?”“是谁?”北堂傲天和原上之同时问道。

赵琴神秘兮兮地说:“附耳过来!”

北堂傲天和原上之对看了一眼,听话地凑上前去。

就听见赵琴神秘兮兮地说:“我猜是……段天龙。”

“什么?”原上之吃惊道:“不可能是他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觉得也不可能,前几天还追着我跑,想把我抓住呢。”

赵琴说:“原因很简单,一句话,英雄难过美人关呗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原上之问。

北堂傲天说:“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。”

赵琴说:“红袖,段天龙,明白?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红袖和段天龙在一起?”

赵琴点点头,说:“是啊!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原上之问。

赵琴说:“我问的啊!”

“你问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怎么问的?什么时候问的?”

原上之说:“姑娘,你就别卖关子了,赶紧说吧!”

“好吧!”赵琴说:“那我就告诉你们吧!我刚被凤伽罗抓回王府的时候,被他锁在笼架子上挂在廊下。就在凤伽罗的卧房门口。段天龙回来复命,我听见凤伽罗责问他,为什么会连着失手两次?”

“失手?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是说,他和我jiāo手那一次?”

“是的,”赵琴说:“他没有抓住你,所以凤伽罗责罚了他,但是,这是他第二次失手。第一次,应该是追杀流云红袖他们那一次。那一次,他也没抓住人。所以,凤伽罗才会说他是连着失手两次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