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6)

“那你怎么知道段天龙放过了红袖?”北堂傲天问:“万一是红袖自己逃了呢?”

“可能吗?”赵琴说:“段天龙可是高手榜上的高手,红袖一个弱女子能从他手上逃脱吗?再说了,这么长时间了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。如果,红袖逃出来了,一定回来找你们的。这么久了,都没有来找你们。我猜……他一定是把她藏起来了。”

“藏起来……”原上之说:“你这个猜测太牵qiáng了。”

“所以啊,”赵琴说:“我就找个机会试探了一下他,于是,就搞清楚了。红袖确实在他手里,不过,他没有伤害红袖,反而好吃好喝地侍候着。”

“这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这么说,红袖她……”

“你放心,红袖肯定没有答应。”赵琴说:“要是答应了,段天龙就不会那么对你了。”

“可是,”北堂傲天问:“就算是段天龙对红袖有企图,可是,他为什会救流云呢?”

赵琴说:“是我教的啊?”

“啊?”原上之说:“你可真有本事。你怎么教的?”

赵琴说:“追不到红袖,段天龙很苦恼。于是,我就给他支了一招。我说,红袖和流云情同兄妹。如果流云有事,红袖一定会很伤心的,并且一定会把他当仇人。所以,为了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,就要让两个人之间产生情……”

“情?”北堂傲天问:“什么情?”

赵琴说:“什么情都可以,友情、亲情,或者爱情。不过,有个最好用的‘情’。”

“恩情!”赵琴说:“如果段天龙救出流云,那红袖一定会很感激他,说不定就会答应他了。段天龙犹豫了好久,最后还是答应帮助我就流云。于是,昨天凤伽罗出府,是个好机会,段天龙不亏是高手,果然把流云救了出来。”

“那流云现在人在哪里?”北堂傲天问。

“我想,一定和红袖在一起呢。”赵琴说:“流云受了伤,需要人照顾。所以,段天龙只能把他jiāo给红袖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北堂傲天说:“流云终于救出来了!”

“好?”原上之突然插嘴道:“你们还真是乐观,我觉得大事不妙了。”

“啊?”赵琴问:“原上之,什么叫大事不妙了?哪里不妙了?”

原上之看着赵琴,问:“赵琴,你知道一只鹦鹉可以活多少年吗?”

赵琴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,十年?二十年?”

原上之说:“五年至十年。”

“这么短啊!”赵琴吃惊地说:“那我现在多少岁了啊?”

原上之盯着她,说:“从你的毛色上来看,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“唉!”赵琴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:“算了,你别说了,知道了也没有用,还影响我心情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原上之,你肯定有办法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原上之说:“办法,我是没有了,不过,我师傅应该有办法。”

“师傅?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你师傅在哪里?我们马上去找他。”说着说着,站起来抓起赵琴,就准备往外走。

“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”原上之赶紧说:“我师傅在天山,你去吧。不过,赵琴就别跟着去了。她一只鸟,禁不起折腾。”

“那行,我和你去!”北堂傲天说:“去之前,咱们得先把这只鹦鹉安排好了。要不,万一这凤王……”

“北堂,”赵琴说:“你送我去明月那里吧!明月他……现在在哪里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琴卿,你应该已经见过明月了。”

“见过?”赵琴问:“我见过明月?什么时候,在哪里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你还记得你在九龙山的主人吗?”

“谁?”赵琴说:“你说的是……那个腿不方便的……公子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听说他给你取了个名字,是吗?”

赵琴点点头,说:“他给我取的名字,叫‘思归’。是不是很好听?”

“思归?”原上之说:“‘陇西鹦鹉到江东,养得经年觜渐红。常恐思归先剪翅,每因喂食暂开笼’,思归?这确实是个好名字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