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8)

明月把腿上的鹦鹉捧起来,拿到眼前,用手指抬起鹦鹉的头,看着那圆溜溜的大眼睛里似乎有水珠在闪烁,看起来真得很像在流泪。可是……从来没有听说过鸟会哭啊,不会是……

明月说:“清风,这鹦鹉的眼睛……不会是生病了吧?”

“我看看,”清风挤过来盯着鹦鹉的眼睛看,说:“哎呀,有点红,有点湿,它不会是患眼病了吧?公子,它一定是病了,这可怎么办啊?”

“谁病了?”一个声音从院子门口传来。

明月抬头看去,笑了,说:“北堂兄,你来了!”

北堂傲天走了进来,问:“你们刚才说谁病了?”

清风说:“喏,它病了。”

“鹦鹉?”北堂傲天说:“怎么可能?在山下还好好的,怎么上山就病了?”

清风说:“北堂少爷,你看嘛,她的眼睛又红又湿,像是患了红眼病。”

红眼病?赵琴听到,快气死了。北堂傲天听到,笑了出来,说:“清风,你真是笑死我了,鸟还能得红眼病?你放心,它没有病,应该只是……激动了而已!”

“激动?”清风说:“鸟还会激动吗?北堂少爷你莫哄我。”

“放心吧,”北堂傲天说:“它真得没事,你看它活蹦乱跳的,能吃能飞。来,琴……思归,飞一个看看!”北堂傲天差点说漏嘴,赵琴瞪了他一眼,展翅从明月的腿上飞了起来。

“哇!北堂少爷!”清风佩服的小眼神看着北堂傲天,说:“思归真听你的话,你是怎么做到的啊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这还不容易,鹦鹉是很聪明的鸟,只要你每天跟它说话,每天训练它,它当然会听你的了。而且,你还可以教会它说话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清风惊奇地问:“太好了,我可以教它说话了。”

“来来来,思归,我到这里来。”清风使劲儿冲着赵琴招手,可是赵琴就是不理他,还在空中盘旋不下来。

“啊呀,公子,它怎么不听我的啊!”清风失落地叫道。

明月拍拍他的头,说: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你多跟它亲近亲近就好了。来……”明月冲赵琴招了一下手,赵琴飞到了明月的腿上。

“公子……”清风张大了嘴巴,看着这一幕,说:“你,你怎么就能……”

“哈哈哈,”看着清风这个傻样,北堂傲天忍不住大笑了起来。

明月看了北堂傲天一眼,对清风说:“清风,你去给思归准备点吃食和水,它飞了这么远,肯定又饿又渴。”

“好,公子,我这就去拿。”清风赶紧往厨房跑去。

看着清风走远,明月开口问道:“北堂兄,你……有事?”

北堂傲天看着明月腿上的赵琴,说:“明月,我要离开南诏一段时间。你……要好好保重。”

“我会的,北堂兄,你去忙你的事情吧,不必记挂我。”明月说。

“嗯,”北堂傲天说:“反正现在有思归陪着你,相信你也不会闷。”

“是啊,”明月抚摸着赵琴背部的羽毛,说:“我有思归和清风,日子一定不会无聊。只是,红袖……还没有下落。”

“红袖?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放心,她肯定没事。”

话一出口,赵琴就觉得事情要坏。

明月感觉到手下的身体猛地动了,低头看了看鹦鹉,问道:“你见过红袖?”

“这……也不是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,我就是碰见了流云,他跟我说红袖没事,所以……”

明月直勾勾地盯着北堂傲天,北堂傲天的声音越来越小,目光四处躲闪。

“北堂兄,你有事情瞒着我。”明月说。

“没有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相信我,红袖真的没事,流云也没事。他们两个现在都很安全。”

“好吧,”明月说:“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,我就不问了。北堂兄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再陪你一会儿,就走了。你放心,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“那我让清风煮饭,你吃了饭再走。”明月说。

“好,”北堂傲天答应了。

“饭来了,饭来了!”清风手里捧着谷米和清水,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