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199)

他把食物和水放到赵琴的面前,说:“思归,快吃吧!”

赵琴看着这生米生水,满头黑线。

“呃……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个,清风,你就给它吃这个啊?”

清风说:“是啊,鸟都是吃这个的。以前我给思归喂得也是这个。”

听见清风这么说,北堂傲天同情地看看赵琴,心想,你看看你都吃得啥哟!

赵琴回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,把头趴在明月的腿上,不动弹。

“公子,它怎么不吃啊?”清风问。

北堂傲天说:“这还用问,肯定不爱吃呗。这样吧,清风,你去给把水果切碎拿过来,它喜欢吃这个。还有,倒点温水给它和啊,别总是生水。”

“北堂少爷,它是一只鸟,又不是人,至于这么讲究嘛!”清风抱怨地说:“哼!肯定是你把它惯坏了,它才不吃的。”

“哎,你这个小鬼,竟敢说我。”北堂傲天叫道。

“清风,”明月说:“以后你就按北堂兄说的喂它。还有,你去准备饭菜,北堂兄吃了要赶路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清风不情不愿地说:“北堂少爷已经把它惯坏了,您还接着惯。这只鸟迟早会把我们吃穷的。”

“快去吧,哪那么多废话!”北堂傲天扬手欲打。清风一缩脖子,一溜烟的跑走了。

赵琴一直趴在明月的腿上,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不曾离开。

“公子,”清风说:“思归为什么这么黏你啊?你看,它连吃东西都在你腿上吃。”

明月笑笑,说:“思归一定是在外面流làng久了,害怕孤独和寂寞,所以才害怕自己待着。思归,思归,这里就是你的归处,就是你的家。”

嗯,赵琴在心里默默的应着,感觉眼睛里又有眼泪要流出来,她赶紧闭上眼睛,把头埋在明月的腿上。

“思归,你睏了吗?”明月问道,“你想睡就在我腿上睡吧!”

于是,赵琴就真的在明月腿上睡着了。

北堂傲天放下碗筷,对明月说:“明月,我走了,照顾好自己,还有……思归,保重!”

明月说:“北堂兄,你也保重。”

北堂傲天拱拱手,走出了院子,翻身上马向山下驰去。

“公子,”清风一边收拾一边说:“北堂少爷这么急,是要去哪儿啊?上次的时候,恨不得住下来。可是这次,这么快就走了。”

“兴许是有急事吧!”明月说。

“公子,思归怎么在你腿上睡着了?”清风说:“我把它拿到屋里去吧。”

“嗯,”明月说:“你把它放到屋里的簸箩里吧,睡着舒服点。”

赵琴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被挪到了房间里,睡在之前养伤的那个簸箩里。

北堂傲天应该已经离开了吧。赵琴看着外面黑黑的天空想,明月呢?她抬头四处张望,看见明月躺在chuáng上,已经睡熟了。

赵琴站起来,轻轻扇动翅膀,滑翔到明月的枕头边上。

她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趴了下来,盯着明月的侧颜,一眨也不眨。

清风和明月都明显地感觉到思归变了。它以前经常往外飞,常常是饿了才回来,被清风喂饱了以后又飞走了。可是,自从它这次回来之后,不再往外飞,而且变得十分黏人,整天都待在明月的身边。

每天,清风推着明月到院子里的时候,思归就会飞到明月的腿上。然后,一整天基本上就待在那里了,吃饭都要明月拿着喂到嘴里。

清风时常站在旁边,教思归说话。可是无论他怎么教,思归就是不开口。

“公子,”清风郁闷地说:“思归是不是一只笨鹦鹉啊,怎么教了这么久它都不会说话呢?”

你才笨呢!赵琴心里吐槽道,本姑娘才不屑被你教,要教也是明月来教啊。

明月点点赵琴的脑袋说:“我们思归怎么会笨呢?我来教吧!”

明月对赵琴说:“我先教你你的名字吧,来,跟我说,思——归——思——归——”

赵琴看着他,张开嘴叫了一声“思——归——”

“公子,它……”清风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结结巴巴的说:“它……说话了?”

明月的脸上绽出笑容,说:“我就说我们的思归很聪明吧,来,再说一遍,思——归——”

“思——归——”赵琴说。

“明——月——”明月指着自己说:“我叫明月,来说,明——月——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