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00)

“明——月——”赵琴说。

“哇,太神奇了!”清风说:“公子,公子,快教它,我的名字。”

“清——风——”明月指着清风说:“他是清风,清——风——”

“疯——子——”赵琴故意说。

“啊——不是啊,”清风叫道:“不是疯子,是清风,清风啊,清——风——”

“疯——子——”赵琴还是这么叫,快把清风气死了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明月见状笑个不停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。

清风看着明月的笑容,说:“公子,清风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开心,你从来都没这么笑过……”

“是吗?”明月敛了笑容,摸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我确实是好久没有这么轻松开心过了……”

看着明月落寞的面容,赵琴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,她看着明月,一直叫道:“明月,明月!”

明月低头看着它,说:“来,我再教你一句词,听好了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这是……赵琴直直地盯着明月,这不是当年她为明月所唱得歌的歌词吗?明月竟然还记得。

看着赵琴没有开口,明月说:“难了点,是吧?我一句一句教你好了。第一句,但——愿——人——长——久——”

赵琴开口跟着说:“但——愿——人——长——久——”

明月接着教:“千——里——共——婵——娟——”

赵琴跟着说:“千——里——共——婵——娟——”

清风看着一人一鸟教学的场景,觉得诡异极了。

山中岁月容易过,世上繁华已千年。

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,赵琴每天陪伴在明月的身边,竟然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希望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。当不当人无所谓,只要能陪在明月身边。

可是,最近这段时间,赵琴明显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迅速地衰弱下去。她的各项感觉都变得迟钝起来,毛色也不但失去了光泽,还经常掉毛,并且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看着它这副懒洋洋的样子,明月开始担心起来。他让流云在思归喝的水里,加了一些提神养身的丹药。可是思归还是一副怎么睡都睡不醒的样子。

清风对明月说:“公子,思归这是怎么了?病了吗?”

明月摇摇头,说:“思归不是病了。”

清风说:“他如果不是病了,为什么是这副模样啊?”

明月长叹了一口气,说:“思归它……应该是年纪大了,快要……”

“公子,”清风不相信地问道:“你是说思归它老了,要死了吗?”

赵琴趴在明月的腿上睡了一觉刚醒来,就听到了两人的这番对话,实在是想朝两人翻个白眼。不过,她是鸟,这个高难度动作实在是做不来。

“清风,鸟的生命很短暂,只有十多年。思归它……”明月说:“我们收留它的时间虽然不长,但是它的岁数也许已经很大了……”

明月,你是说我是一只老鸟吗?赵琴郁闷地想道,不过,也许明月说得对,自己说不定真得老了。天哪,难道自己真得要寿终正寝了吗?北堂!原上之,你们究竟跑哪儿去了啊?再不回来,本姑娘就玩完了啊。

天山。

北堂傲天和原上之一路快马加鞭,终于赶到了天山。可惜,原上之的师傅早就云游去了,不知所踪。

“原上之,”北堂傲天问道:“你知道上哪儿去找你的师傅吗?”

原上之说:“天下那么大,我怎么知道师傅去哪儿了?上哪儿找去啊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那怎么办?回去了?等着看那只鹦鹉死掉?”

“我……”原上之抠抠脑袋,说:“你容我想想。”

“好,你想。”北堂傲天一屁股坐在门边的石头上,等着他想办法。

原上之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什么办法,最后,也一屁股坐在门槛上。

守门的小童看看这个看着那个,说:“师尊虽然不在,不过,他留下了东西给你们。”

“什么?”两人一听,都跳了起来。

“什么东西?”原上之问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