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05)

“你……”北堂傲天一时被堵住口,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好了,”明月好笑地看着两人斗嘴,说:“琴儿,你是的妻子,北堂兄也是你的兄长,你不能这么对他。”

“对,听听你相公是怎么说的,好好学着点。”北堂傲天说。

“哼……”赵琴哼了一声,不说话了。

看着赵琴吃瘪的样子,北堂傲天终于顺心了。

就在其乐融融的时候,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院外传来。

北堂傲天反应迅速地起身一跃,来到院门前。

院门被推开,流云踉踉跄跄地扑了进来。

“流云?”北堂傲天吃了一惊,一把扶住他,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了?你是不是和红袖在一起?红袖呢?”

“红袖?红袖她……”流云满眼红丝,嘴唇上都是血口。他抓住北堂傲天的手臂,央求道:“北堂少爷,你救救红袖吧!”话音未落,就整个人脱力倒在了地上。

“流云?”院子里的人都是一惊。赵琴已经扑过来,去扶地上的流云。

北堂傲天按了按他的脉搏,说:“无妨,累极晕过去了,休息好了就行。”

“那就好!”赵琴松了一口气,说:“北堂,你把他扛到chuáng上去吧!”

北堂傲天双臂用力,把流云扛到背上,送到了chuáng上。

明月坐在chuáng边,双眉紧皱,看着流云。

明月安慰他道:“北堂说了,流云没什么大事,你不要担心了。”

明月说:“流云刚刚提到红袖,红袖怎么了?他找到她了?”

北堂傲天和赵琴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
明月敏锐地看着两人,说:“你们有事瞒着我。是什么?”

赵琴吞吞吐吐地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啦,红袖,红袖她应该……在一个……男子那里。”

“男子?”明月惊讶道:“哪个男子?什么样的男子?你说清楚点。”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”赵琴蹭到明月身边,耍赖的说:“要不你等流云醒了,问他。他清楚。”

“你……”明月看着赵琴耍赖的样子,没有办法,只好等着流云醒来了再问。

流云其实并没有昏睡多久,他在被清风喂下水和稀粥之后,就慢慢地醒转过来。

“流云,”明月关切地看着他,问道:“你醒了?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流云噙着眼泪,说:“公子,你救救红袖吧!”

“红袖怎么了?”明月问:“你说清楚点。”

“红袖,她……她被……”流云咬咬牙,说:“她被人欺负了……”

欺负?这个词用得很是奇怪。赵琴挤到流云面前,问道:“流云,红袖不是和那个段天龙子一起吗?还有,你是不是段天龙救出来的?你这段时间是和他们在一起吗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这些?”流云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,感觉很熟悉,可是样子却完全陌生。

“我……”赵琴看见流云疑惑的表情,才想起自己已经换了一个模样了。她赶紧自我介绍道:“流云,我是琴卿啊!我从鸟变成人了。”

“琴卿?”流云差点从chuáng上跳起来,“你……你变成人了?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不要激动,不要激动嘛!”赵琴按住流云说:“本姑娘已经回归本身,我现在是赵琴。不过,我还是你的夫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流云看着明月,明月冲他点了点头。

“夫人,你终于回来了!”流云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冲鼻腔,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。

看着流云这副激动的样子,赵琴也很感动,不过她的表示就是拍了流云的头一下,说:“激动够了没有,赶紧说正事,红袖怎么了?”

提起红袖,流云的脸瞬间垮了下来。他哽咽地说:“都是我的错,红袖是因为要救我,才,才委身段天龙的。”

“委身?”赵琴叫了出来,“流云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说红袖和段天龙……他们已经……”

“嗯,”流云点点头,说:“红袖是被迫的,请公子和北堂少爷救救她,把她救出来吧。”

“这个段天龙,”赵琴气得在屋子里直转圈,边转边嘟囔着,“我还以为他是真心的,没想到居然会对红袖用qiáng,太可气了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