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09)

“你……”红袖气急,着急地去看流云。

“dòng房?”流云满脸震惊,不可置信地看着红袖。

“流云,来!”红袖扶起流云,说:“我扶你回房间。”说完,扶着流云回到了房间,躺在了chuáng上。

“红袖!”流云抓着红袖的手,说:“不要答应他,这件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,好不好?我们用其他的东西jiāo换好不好?他喜欢什么?缺什么?钱?字画?武功……”

“流云,流云,你冷静一下,听我说好不好?”红袖擦掉流下的眼泪,说:“流云,你不要担心我,我真的没事的,他不会伤害我的。我有我的计划,我一定能脱身的。所以,现在你要告诉我,我出去以后去哪里找你和公子?”

流云看着红袖,说:“九龙山。我跟公子都会在那里。”

红袖说:“好,流云,你记住,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。你和公子,在那里好好等着我。”

红袖的口气听起来有些不妙,流云刚说出一个“我”字,就被红袖一掌劈在脑后,晕了过去。

“啪啪啪”身后响起一阵掌声,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说:“真是太jīng彩了!”

红袖不回头也知道身后的人是段天龙。

段天龙说:“真没看出你还有这果断劲儿。怎么?要我把他送走?”

红袖说:“是的,你把他送出城,送到九龙山脚下,就行。”

段天龙问:“我为什么要送他走,他好歹也算是你的娘家人,我还想请他喝杯喜酒呢!”

“你少来,段天龙!”红袖说:“什么喜酒?我是答应让你得到我,但是没有答应嫁给你。”

“哦?”段天龙笑了,说:“红袖姑娘是想和我有夫妻之实,但是不要夫妻之名,是吗?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该做的事情。”

红袖说:“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聪明人。所以,你就省了你的喜酒了吧!”

“好,你不愿意我也不qiáng求,”段天龙说:“那我就等着chūn宵一刻值千金了。”

红袖说:“先送流云走!”

段天龙看了看chuáng上的流云,转身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进来两个黑衣人,架着chuáng上的流云就走了出去。

红袖看着昏迷的流云,心里想着,等他醒来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心情。她无声地说着,流云,对不起。这只是我的选择,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流云被送走的当晚,段天龙走进了红袖的房间。

段天龙看着躺在chuáng上盖着被子的红袖,笑着说:“怎么?连chuáng都上了,也不等我。”

说着,走到chuáng边坐了上去。掀开被子,有些意外地看着被子下面不着寸缕的红袖。

“我发现,你很爱脱衣服。”段天龙说:“不过幸好是在我面前。”

他俯下身,贴着红袖的脸,说:“其实,这衣服让我来脱,会更有趣。”

“要做就做,少废话!”红袖闭着眼睛说。

“你这是gān什么?”段天龙说:“献祭吗?我不喜欢你这样,我要你心甘情愿。”

“段天龙,你别过分。”红袖睁开眼睛,推开尽在咫尺的段天龙,拥着被子坐了起来,说:“什么心甘情愿?哪来的心甘情愿?你要做快做,别啰啰嗦嗦地。”

“好,既然你都这么猴急了,那我就来了!”段天龙说:“你放心,虽然我不近女色,但是不代表我没有经验,我一定会给你很好的感觉的。”

听着段天龙说出如此暧昧的话语,红袖真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。她刚想开口,就被一张唇封了口,紧接着,火热和眩晕接踵而至,让她再也无法思考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当一切回归平静,窗外天已微微发亮。

段天龙拨开红袖汗湿的头发,说:“睡吧!”红袖倦的要命,瞬间睡了过去。

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。红袖摸了摸身上,发现身上gān净清慡,并且已经罩了一件内衫。

她坐起身来,“嘶——”的吸了一口凉气,觉得腰部酸痛的要命。

“起来了?”段天龙从推门进来,看着红袖坐着,走到chuáng边坐下,搂着她的肩膀,说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“你离我远点!”红袖皱着眉推开他,说:“我们已经两清了。”

“账可不是这么算的。”段天龙说:“你说你给我,可没说只给一次啊,我也没说过只要你一次。所以,只要我要,你就得给。这才是我们的jiāo易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