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1)

红袖不冷不热地说:“谢我作甚?要谢就谢公子吧!姑娘早点安歇吧,红袖先告辞了。”说完,也不等赵琴说话,就转身出了院子。

赵琴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,兴奋劲儿一下子就没了。怎么了?赵琴心想,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呢?自己没有哪里得罪她了吧。唉,女人的心思真难懂啊!

第二十三章 饥饿营销

三月初六,是琴卿首次登台的日子。关于琴卿,红翎坊并未大肆宣扬,可能大家都对琴卿有着一丝不确定和担心。

戍时,红翎坊里宾客满座。觥筹jiāo错,人声鼎沸。赵琴给自己打了打气,轻提裙角走上了大厅中央的舞台。“哟!这谁啊,怎么还蒙着脸啊!”有人注意到琴卿,大声嚷嚷出来。

赵琴深吸了一口气,坐在了古琴后面,双手抚上了琴弦。一串空灵的琴音从手指的拨弄下传了出来,紧接着一首“明月几时有”唱了出来。

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,我欲乘风归去,惟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,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,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,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,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yīn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声音低幽沉缓,像是夜风chuī得空竹在呜呜作响。歌声响起的时候,满堂的嘈杂声突然消失了,人们沉醉在歌声里,像周身浸在暖暖的温水里一样,舒适温暖,好像自己的心里身外都被洗涤gān净。等歌声停了好一会儿,人们才反应过来。“好——”叫好声差点掀掉房顶。

“这姑娘,还真有点本事!”红袖听得也有点失神,半晌才说出一句话来。

“是啊!”明月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,说:“要不,怎么会被我们所救呢。”他抬眼向下望去,看见一盘盘打赏的金银财物端到赵琴面前,赵琴只是站起来作了一个揖,就退了下去。

“哎——怎么走了?”“还没听够呢,再唱一首啊。”“……”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,主持大局的红菱还从未遇到这个情况,一下子应付不了了。

“去看看吧!”明月说。

“是。”红袖应了声,下了楼来到台上,大声说:“各位客官,我们琴卿姑娘每天只弹一曲,只唱一曲。大家要是意犹未尽,就请明日早点来,再一饱耳福,可好?”

“哪有每天只唱一曲的道理,这是个什么规矩……”有人不买账,嚷嚷了出来。

“这位爷,琴卿姑娘是明月楼的姑娘,这当然是明月楼的规矩了。”红袖笑吟吟的说,“您是对明月楼和明月公子有意见吗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一提起明月公子,那人便不再敢乱嚷乱叫了,低着身子坐了下来。

红袖一看,也不再纠缠,对着所有的宾客说:“谢谢大家对琴卿姑娘的喜爱,接下来我们还有其他jīng彩的节目奉献给大家,请大家尽情欣赏!”随着一位女子抱着琵琶上台,场面又热闹了起来。

关于只唱一曲的事情,明月也问过赵琴,赵琴说,“公子听说过‘饥饿营销’吗?让人意犹未尽,听了还想听,自然就来了还会再来。这样公子才能财源广进啊!”

明月公子恍然,所谓饥饿营销,原来如此。

明月跟在赵琴后面出了红翎坊,看着她上了回府马车。明月没有叫住她,也上了回府的马车,一路跟着。看惯了赵琴神采飞扬的样子,突然看见她满脸的失落,心中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赵琴一路走回了抱月轩。她关上门,坐在桌旁,拿过桌上的铜镜,照着自己的面容。看着这张古装女孩的脸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。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先是jiāo往多年的男友劈腿,然后莫名其妙地来到古代,成为了南宫灵,替人背锅,被人误解,被人唾弃,被人背叛,被人抛弃……如今,为了生存她又被迫在风月之所卖艺,一个现代职场的“白骨jīng”落到了如此地步,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!”赵琴再也憋不住了,嚎啕大哭起来,她需要发泄一下,再不发泄她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。

明月走到赵琴的房门前,正要抬手敲门,听到房间里传出隐隐地哭泣声。他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,在房门前驻足良久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。

赵琴趴在chuáng上哭了很久很久,终于停下来的时候,月光已经穿过窗棂照在了她的chuáng前。她坐起身来,看了看窗外那一轮明月,咬着牙大声的吼了一句:“我,赵琴,无论在哪里,我都能过得好好的!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