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13)

客栈?赵琴听到这个词的时候,脑子嗡的一下,她看向正在说话的北堂傲天,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。

他笑着对赵琴说:“赵琴,以后等我们老了,我们就去丽江开间客栈,我当老板,你当老板娘,就让我们的后半生,就留在这座美丽的古城,怎么样?”

“真的吗?”赵琴喜出望外的说:“杨毅,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丽江开客栈?”

“当然了,”杨毅把赵琴拥在怀里,说:“能和心爱人在一个美丽的地方白头偕老,是一件多么幸福美妙的事情啊!”

幸福美妙?赵琴喃喃自语道:“现代的我没有去到丽江,古代的我却来到了丽水。老天爷,你这是耍我吗?”

“赵琴,赵琴,赵琴”北堂傲天一连声地叫醒了赵琴,“你想什么呢,明月跟你说话你也听不见。”

“啊?”赵琴看着面前的这张脸,忽然和刚刚脑海里出现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。

赵琴迷迷糊糊的说:“杨毅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养什么?”北堂傲天说:“赵琴,天还没黑,你就说起梦话来了?”

赵琴回过神来,看清楚面前站的是和杨毅有着相似面容的北堂傲天,问道:“北堂,你说什么?”

明月拉着赵琴的手,问道:“琴儿,你是不是累了?”

赵琴说:“没有,我不累,我就是觉得这个小镇太美了,看得有点失神。”

明月说:“红袖已经被流云安置在房间里了,你去帮她擦洗一下吧。”

“好,”赵琴说着,就去打了盆水,端进房间里帮赵琴擦洗。

房门外,北堂傲天问明月:“明月,你真的打算留在这里吗?”

明月说:“琴儿很喜欢这个地方,我打算留下来,跟她在这里生活。”

“也行,”北堂傲天说:“这里很偏远,小镇人口也不多,相对来讲比较安全,也适合你们留下来。”

“北堂兄,”明月说:“等我们安顿下来,你就回去吧!你离开这么长时间,该回去了。”

“没关系的,”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,你也知道我的,家族的生意我很少管,喜欢无拘无束,每次离家时间都不短。所以,北堂世家不会因为我不在家,而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“北堂兄,谢谢你!”明月说:“你为明月所做的一切,明月永远铭记在心。”

“得了,咱们兄弟之间无需说这些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心里有数,陪你待几天,我就走了。”

“好,”明月笑着看着他。

“啊——”房间里突然传出赵琴的尖叫。

不好!明月和北堂傲天脸色一变,北堂傲天一个箭步跨到门前,推开门闯了进去。

明月也摇着轮椅,跟了过去。

房间里,红袖压在赵琴的身上,右手手掌掐住赵琴的脖子,厉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被掐得说不出话来。

北堂傲天从身上摸出一枚铜板弹了出去,正好待在红袖手臂的麻xué上,右手手劲儿一松,赵琴终于恢复了顺畅的呼吸,开始咳嗽起来。

“红袖,住手!”明月及时出声。

“公子?”红袖看着明月,意外地说:“公子,你怎么在这里?”她又看了看身下的赵琴,问道:“她……她是谁?”

赵琴缓过气来,看着红袖,说:“我是琴卿啊!我的姑奶奶。”

“琴,琴卿?”红袖说:“你怎么变样子了?还有,你不是一只鹦鹉吗?怎么变成人了?”

鹦鹉?赵琴翻了个白眼,说:“是流云告诉你的是吧?鹦鹉已经是过去式了,我现在是人,是人。”

明月说:“红袖,这事说来话长,不过,她真的是琴卿,现在她的名字是赵琴。”

红袖听明月都这么说了,于是翻身坐起来,不再压着赵琴。

赵琴也坐了起来,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,一边走到明月身边。

明月看了看她的脖子,说:“没事吧?”

赵琴撒着娇说:“谁说没事,有事,好疼啊!”

“疼?”明月说:“那我给你揉揉。”

“嗯,”赵琴坐到明月腿上,让明月给他揉脖子。

又来了!北堂傲天无语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,对红袖说:“红袖,饿不饿?我带去你吃东西?”

红袖正不好意思,听见北堂傲天这么说,正中下怀,赶紧跟着他吃饭去了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