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16)

红袖说:“虽然是一场jiāo易,不过,孩子是无辜的,既然上天给了他生命,我就要让他来到这世上。”

“你……”赵琴不知道该说什么,其实她是不希望红袖把孩子生下来的,不过,她还是说:“红袖,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,你毕竟还年轻,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如果你带着一个孩子,那就是未婚妈妈,会遇到很多困难的。”

“未婚妈妈?”红袖笑了,说:“这个词语倒是新奇,不过也贴切。那我就当个‘未婚妈妈’吧!”

说完,红袖看着赵琴说:“你们会帮助我的,是吧?”

“当然,”赵琴拍着胸脯说:“红袖,既然你决定了,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。”

红袖说:“那我就先谢谢你们了!”

关于红袖的决定,赵琴告诉了明月和流云。两个男人沉默了半晌,最后还是选择无条件支持。

流云转身出了客栈,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堆的保胎药和补品。

于是,从那一天起,红袖开始了女王般的孕妇生活。三男一女把她当宝贝一样供了起来,什么也不让她过,简直让她哭笑不得。

赵琴没事的时候,也不再痴迷于数钱了,而是做着手中的针线活,学着给未出生的小宝宝做衣服。

“明月,”赵琴一边做一边说:“你说红袖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明月说:“这我可不知道,每次诊脉的时候你有问大夫吗?”

赵琴说:“问过啊,不过大夫都说不知道。”

明月说:“大夫都不知道的事情,你怎么会以为我知道?”

赵琴说:“你厉害嘛,在我心目中你是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的……嘶——”

“怎么?扎到手了?”明月说:“你过来,我看看。”

赵琴举着手指,走到明月面前给他看,明月心疼地把手指上的血抹掉,说:“怎么也不小心点?孩子的衣服你还是别做了吧,我让流云去买。”

赵琴说:“哪里有卖小婴儿的衣服的。况且,这是我gān儿子的衣服,我当然要亲手做。”

“gān儿子?”明月笑着摇摇头,说:“红袖可同意了?”

“那当然,”赵琴说:“我早就跟红袖说过,孩子生出来要认我做gān娘的。”

“你是gān娘?”明月把赵琴往怀里一拉,说:“那我就是gān爹了?”说完,向赵琴就吻了下去。

秋末的时候,红袖的孩子呱呱落地,是个男孩。“抱琴来”的每个人都兴高采烈,快乐得就像过年。红袖在坐月子,赵琴每天都围着孩子转,眼睛里再没有别人。

清风跑来向明月抱怨:“公子,公子,夫人什么事情都不做,就围着小宝,我一个人,又要招呼客人,又要跑上跑下,都快累死了。夫人眼里都没有‘抱琴来’了。”

“清风,”流云笑着打趣道,“夫人眼里就只有小宝,连公子都没有了,更何况是你和客栈?”

明月笑着说:“是啊,我的夫人要当天下最好的gān娘,我也没有办法啊!”

明月笑着说完,心里却泛起一丝苦涩。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恐怕是无法给赵琴一个孩子的。所以……自己和赵琴在一起,会不会……耽误了她。

转眼到了小宝满月的时候了,赵琴专门给北堂傲天写信,让他来吃孩子的满月酒。

北堂傲天如约而至,不过,不仅仅是为了吃满月酒,还带来了一个骇人的消息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赵琴一下子站了起来说:“魔教与南诏国勾结,对天启朝不利?这是真得吗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十之八九。”

“不可能啊,”赵琴说:“我记得凤伽罗说过,凤伽祺和魔教勾结,企图谋反,这不是南诏国内部的事情吗?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明月说:“北堂兄,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南宫俊。”

“南宫俊?”赵琴很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,一下子,那个“大哥”的模样出现在面前。

北堂傲天说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魔教教主复出的时候,四大家族就对他的动作比较关注,一直在暗中盯着。前段时间青雀的话,让我心生疑惑。我特意去查了一下他和南诏王爷勾结的事情。我发现,他确实和南诏国王爷勾结,不过不是和端王,而是和凤王。”

“凤王?凤伽罗?”赵琴吃惊道:“怎么会是他?当初还是他说魔教和凤伽祺勾结的啊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