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17)

“真真假假,这个谁说得清楚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跟你说过,这个凤王城府太深,你是看不清他的。”

“真没想到,”赵琴说:“如果凤伽罗参与其中的话,那段天龙呢?他会不会……”

明月说:“他的主子在谋大事,他怎么可能置身事外?”

“那红袖她……”赵琴看着明月,用口型问道:“她和孩子怎么办?”

明月还没来得及回答,北堂傲天压低了声音,插嘴道:“红袖孩子的父亲……是段天龙?”

赵琴点点头,说:“不是他还能有谁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那这事情可就不妙,万一段天龙……那红袖不是……”

“都怪这个段天龙!”赵琴恨恨地说:“他就不配得到红袖!”

“琴儿,”明月说:“红袖那里,要瞒着。”

“我知道,”赵琴说,“你放心,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。”

赵琴想了想,问道:“那……天启朝和南诏会不会打仗啊?”

北堂傲天gān脆的回了一个字,“会!”

赵琴说:“那……”

北堂傲天接着说:“不过不是现在!”

赵琴:“你……”

“琴儿,”明月解释说:“两国开战,那是多大的事情啊,怎么可能说打就打。总会筹谋一段时间的。短则几个月,长则一两年。”

“这样啊,”赵琴松了一口气,说:“听你的口气我还以为马上就要打仗了呢,吓死了。”

明月拍拍她的手,“放心吧,有我呢!”

北堂傲天看了明月一眼,显然还有话说。明月对赵琴说:“琴儿,你去看看红袖,跟她说北堂兄来了,如果方便的话,把小宝抱出来给北堂兄见一见,要个见面礼啊!”

“好你个明月,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准备了见面礼?”

赵琴说:“你要是空着手来喝满月酒,我就把你赶出去!”

“行了,快去吧!”北堂傲天说:“快去把我的小侄子报来。”

“侄子?”赵琴说:“我的gān儿子,怎么成了你的侄子了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是明月的兄长,他的gān儿子能不是我的侄子吗?再说了,等以后你们的孩子出生,不也还是要喊完一声伯父吗?”

“你……说什么呢?”听到北堂傲天这么说,赵琴难得的红了脸,跑上了楼。

自己和赵琴的孩子?明月想想,苦笑了一下。

“怎么了?”北堂傲天看明月表情不对,问道。

“北堂兄,”明月说:“我和赵琴,能有孩子吗?”

北堂傲天看着明月,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们一定会有的。”

看着北堂傲天这么笃定的神情,明月迟疑地问道:“北堂兄,你……”

“明月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让你把赵琴支走,就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。我找到帮你恢复内力的方法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明月惊道。

“笃笃笃”赵琴轻轻地拍着门,小声地叫道:“红袖,红袖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门被轻轻地打开,红袖说:“夫人,进来吧!”

“小宝睡了吗?”赵琴问。

“睡着了!”红袖说:“有事吗?”

“北堂来了,”赵琴说:“想见见小宝。”

“北堂少爷来了?”红袖说:“夫人请的?”

赵琴说:“是啊,小宝满月,我叫他过来给你送礼的。”

“多谢夫人费心了。”红袖感激地说:“这段时间真得要谢谢你们,帮了我怎么多。”

“你说这么gān什么,我们是一家人呢。”赵琴说:“既然小宝睡了,你就歇着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“好,”红袖说着,坐回了chuáng边,轻拍着chuáng上的婴儿。

赵琴看了看红袖,想着刚刚北堂傲天说的话,心里叹了一口气,转身出去了。

客栈的大堂里。

“明月,”北堂傲天说:“这个事情你自己和赵琴商量吧,总之,越快越好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”明月说完,看着赵琴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“我侄子呢?”北堂傲天问道。

“小宝在睡觉,”赵琴说:“睡醒了才能接见你。”

“呵呵,”北堂傲天摇摇头,说:“老板娘,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客房给我准备一间,我要休息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