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19)

赵琴问:“那你告诉我,这个方法是谁给你的?”

北堂傲天想了想说:“青雀。”

“青,青雀?”赵琴想了一下,大惊失色说:“他不就是魔教的那个总管吗?他跟我们是对头,你不知道吗?不行,我不允许明月去了,这太危险了!”

“赵琴,你不知道明月和我与魔教的关系吗?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们和青雀认识,已经很长的时间了。你放心,我保证青雀他——这不会害明月的。”

“你凭什么保证?”赵琴说。

“用我的身家性命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这一年我会时时刻刻陪在明月身边,如果他出事,我一定比他先死,可以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赵琴听见北堂傲天说出这样的话,心里十分震惊,只好无奈的答应了,说:“北堂,我就相信你一回,一年后,你必须把明月完完整整的给我带回来!”

明月启程的日子订在下月初六,赵琴算了一遍又一遍,不多不少,还有整整十天。

这十天里,赵琴无时无刻不和明月在一起,无时不刻地不和他说话,似乎要把离别一年的话都要说完。离别的前一天晚上,担心加上心急,赵琴上火了,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。

明月看着赵琴,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,吩咐流云熬了一锅冰糖雪梨,端给赵琴吃。

“琴儿,看着你这样,我怎么走的了呢?”明月说。

赵琴趴在明月的怀里,红着眼圈说:“你走吧,我等你,我等你回来。”

明月什么也没说,轻轻地吻着她,极尽温柔。

不一会儿,赵琴就睡熟了过去。

明月看看赵琴喝完的那碗冰糖雪梨,心想,幸好让流云在里面加了安神的药,要不然,这一夜,赵琴肯定睡不着。

明月帮赵琴盖好被子,盯着赵琴的睡脸,一夜无眠。

天亮的时候,明月轻轻叫醒赵琴。

“琴儿,琴儿,”明月拍着赵琴叫道。

赵琴迷糊着醒过来,看着明月,说:“我怎么睡着了?”

明月说:“你太累了。我要走了,你再睡会儿。”

“不行,我要起来送你。”赵琴说着,撑起身子开始穿衣裳。心里焦躁,把衣带都系错了。

明月细心地帮她重新系了过来。赵琴穿好衣服,又帮助明月穿好。梳洗收拾妥当后,去前厅吃了早餐,就推着明月来到了门口。

看着装满行李的马车,明月是哭笑不得。

“琴儿,”明月说:“你是要搬家吗?这么多东西。”

赵琴说:“我不在你身边,当然要多准备点,要不需要的时候没有,怎么办?”

“好了,我走了!”明月亲了亲赵琴的脸,看了看红袖和小宝,对流云说:“走吧!”

流云把明月抱上马车,自己坐在驾车的位置,对大家说了一句“保重”就赶着车走了。

赵琴一直站在门口,直到马车再也看不见。

红袖见赵琴心情低落,存心逗她说话,于是问道:“夫人,今天客栈开门吗?”

“开,怎么不开?”赵琴说:“照常开门做生意!”

听见赵琴说开门,红袖就放下心来,她知道,只要一忙,就没时间伤感了。就像她自己,忙着小宝的事情,就忘了段天龙……

明月走后的第一天,想他。

明月走后的第二天,想他,想他。

明月走后的第三天,想他,想他,想他……

赵琴不知不觉地在纸上写出来这几个字。以前看到这些雷人剧情,自己都是吐槽的。没想到,自己会有这么应景的一天。

明月一走,赵琴疯狂地想着他,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致来。

红袖要照顾小宝,基本上都在楼上待着。赵琴心神不宁,整个客栈就靠清风一个人,忙得他像陀螺一样。清风实在受不了了,就向红袖抱怨。

“红袖姐,”清风说:“你帮忙劝劝夫人吧,你看她整天整天地想着公子,什么事情都不做,我都要累死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红袖说:“清风,你就多担待点吧,再给夫人一点时间,已经过了三天了,我相信夫人应该要恢复常态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清风叹口气,应了下来。

七天之后,赵琴终于从失落中振作起来,把心用在了客栈的生意上,清风也终于能够轻松一下了。

由于赵琴的心思没有在客栈上,客栈的生意也很清淡,没有多少客人入住。

清风看着钱箱里那见底的银两,苦笑着对赵琴说:“夫人,再这么下去,我们会不会关门啊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