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2)

“哐当”一声,门外传来了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赵琴赶紧打开门,往外一看,只见红袖正蹲在地上捡东西,埋怨道:“姑娘,你在喊什么啊,吓死我了。”

呃,赵琴尴尬地摸摸鼻子,赶紧蹲下去帮红袖捡东西,“对不起啊,红袖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,只是想发泄一下……”

红袖说:“公子担心姑娘肚子饿,吩咐我端来这饭菜,这下好了,都打翻了,你就只能饿肚子了。”

“不要啊!”赵琴的肚子咕噜咕噜叫着,“厨房还有没有啊?给我下碗面也行啊!”

“你啊,”看着赵琴这个样子,红袖哭笑不得,“我再去给姑娘端!”

第二十四章 人怕出名

琴卿火了,整个泸州城都知道明月楼新来了一位琴卿姑娘,弹得一手好琴,唱得一首好曲。每天到明月楼来听曲的人络绎不绝,去晚了连座儿都找不到。由于每次琴卿上台都是蒙着面,所以人们对于琴卿姑娘的真实面容也是津津乐道。有人猜测她是落难的富家千金,也有人猜测她是前朝的武将之后,还有人猜测她是武林中某世家中逃跑的侍妾……众说纷纭,给她更添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赵琴听到这些传言的时候,正在水波亭中练琴。

天气正好,不冷不热,赵琴一大早就带了古琴来到水波亭中。今天她要练一首跟水有关的曲子,这里正好应景。

当红袖绘声绘色地把坊间的那些传言告诉她时,赵琴有些目瞪口呆,没想到古人的脑dòng也这么大啊!“这也太离谱了吧?”

“呵呵!”红袖笑出了声,“谁叫你每次都犹抱琵琶半遮面的,别人看不见,只能乱猜了!”

赵琴想,难怪常言道,人怕出名猪怕壮。这出了名,麻烦就来了。算了!让他们猜去吧,反正他们猜的是琴卿,又不是我赵琴。

红袖花枝乱颤地笑了半天,最后看着赵琴说:“琴卿姑娘,你真的不记得自己的身世了吗?”

“不记得了。”赵琴看着远处的小桥流水说:“所有的一切,我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?”红袖问:“你要一直在红翎坊里唱下去吗?”

“不会,”赵琴摇摇头,说:“我最多在红翎坊呆一年,有了钱我就会离开。”

“离开红翎坊,你打算去哪儿呢?”红袖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赵琴叹了口气,“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。天下之大,总有我的去处吧!”关于自己的未来,赵琴有着说不出的迷茫,算了不想啦。赵琴坐回到古琴旁边,开始练琴。

“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绿草萋萋,白雾迷离,有位佳人,靠水而居。我愿逆流而上,依偎在她身旁。无奈前有险滩,道路又远又长。我愿顺流而下,找寻她的方向,却见依稀仿佛,她在水的中央。我愿逆流而上,与她轻言细语,……”一曲邓丽君的“在水一方”,被赵琴抚着古琴,弹唱了出来。听着赵琴柔声的歌声,红袖仿佛看见了青草白雾,听见了水声潺潺,如诗如画的梦境中,一位佳人,在水一方……

听到赵琴歌声的还有正从水波亭下方经过的明月和他的客人,北堂傲天。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茴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明月,你的楼里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位佳人啊?”北堂傲天问道。

“北堂兄见笑了,风尘女子而已,称不上是佳人。”明月随意看了跟在身后的流云一眼,说。“北堂兄,这边请!”

北堂傲天笑笑,没有说话,跟着明月走进了议事的明月阁。

流云快速走向水波亭,走到赵琴面前,说:“琴卿姑娘,请即刻回房!”

“为什么?”一旁的红袖问道,“我们在这里练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走?”

流云说:“刚刚北堂公子路过水波亭,听到了琴卿姑娘的歌声。”

“北堂公子?”赵琴问:“什么人?”

一听到“北堂”两个字,红袖二话不说,拉着赵琴的手急急忙忙地往回走,赵琴一路小跑才能跟的上,终于回到了抱月轩,赵琴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。

“红袖,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赵琴问道。

红袖没有理他,而是问跟在身后的流云,“流云,他有没有看到琴卿的脸?”

流云摇摇头,说:“离得太远,并未瞧见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