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20)

“呸呸呸,清风,别乌鸦嘴啊!”赵琴说:“现在是淡季,过了就好了。”

“蛋jī?”清风不明白问:“夫人,你说的什么蛋jī,这jī跟客栈的生意有什么关系?”

红袖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,她拍哄着怀里的小宝,说:“清风,你能不能别总想着吃啊,这蛋啊,jī啊的都出来了。”

赵琴也教训他,说:“你把心思多花在客栈上,客栈的生意不就好了!”

清风:“……”心里苦闷地想,不知道是谁不把心思花在客栈上,还好意思说我?

红袖说:“好了,就别说清风了,你们赶紧把账算清楚回房休息吧。小宝要睡了,我先上楼了。”

“好啊,”赵琴对小宝说:“小宝晚安,睡个好觉,做个好梦啊!”

红袖笑着摇摇头,上楼了。

清风看着红袖的背影,说:“好羡慕啊!”

“羡慕?”赵琴疑惑地看着他,说:“你现在想这个有点早吧,你才多大啊,就想娶妻生子?”

“什么啊,”清风红着脸辩解道:“我是羡慕她可以回去睡觉了,谁想着……那事啊?”

“哦?”赵琴打趣道:“当真就不想?”

清风的脸越来越红,嚷嚷着:“夫人,你再这么说,我就回房了,不帮你算账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”赵琴说:“我们赶紧算,算完了好休息!”

赵琴和清风把当天的帐算清楚后,收拾好一切,就各自休息了。

赵琴刚走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,突然后窗砰的打开,翻进一个人来,带进了一路血迹。赵琴瞪着那个人,眼都瞪直了,不就是南宫灵的大哥南宫俊吗?

南宫俊的衣服上血迹斑斑,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,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,五指紧扣着窗框,看起来伤势不轻。他一进来,看见赵琴,扑过去捂住她的嘴巴,说:“姑娘,我不是坏人,你别出声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赵琴心里翻了个白眼,心想,还好是我,要是别的姑娘早就吓个半死了,她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不会声张的,用手去推捂住自己嘴巴的手。南宫俊发现赵琴这么淡定,心里也很疑惑,他尝试着把手拿开。

赵琴问:“有追兵吗?”南宫俊点点头。

就在这时,楼下客栈的大门被人大力的砸了起来,“开门,开门”。

赵琴想了一下,环顾四周,对南宫俊说:“chuáng下,快!”南宫俊赶紧一瘸一拐地躲进了chuáng下,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剑。

“各位客官,这么晚了什么事啊?”赵琴听见清风在问。然后就是一片嘈杂的声音。

赵琴看着地上滴滴答答的血迹,头都大了。她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上了楼,赶紧把一个茶壶砸在地上,摔得粉粹,捡起一块碎片在手臂上划了一下,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听见她房间里的异动,脚步声快速的向她走来。

“啊——”她也尖叫着跑出了门,和走在最前头的男人撞个正着。

赵琴抓住那个男人,一边尖叫一边说: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听到她的叫声,门里门外的人都严阵以待。

“姑娘,怎么回事?可是有人闯入?”男人问。

赵琴气喘吁吁的说:“有,有,有老鼠,吓死我了,把茶壶都打破了,你看那我还受了伤,”说着,把手臂上的伤口给他看,然后说:“快,快去帮我抓老鼠……”

老鼠?男人看赵琴披头散发的跟个疯婆子似的,不耐烦的推开她,说:“老子这么忙,抓什么老鼠?我且问你,你可由看见一个受伤的男人?”

赵琴浑身颤抖着,指着自己的房间,哀求道:“各位大爷,老鼠就在里面,你们就行行好,帮我抓一下吧……”

男子见赵琴毫不避讳地让人进她自己的房间,又看了看她浑身发抖的样子,对另一个男人说,“你进去检查一下,我们去别的房间。”说着,就去隔壁的房间。

这一层楼的每个房间都被他们敲开门,走进去检查。住店的客人们敢怒不敢言,只能任由他们进去。

“哎——你们别走啊,他一个人能抓住吗?那个老鼠——这么长”赵琴用手比了一个长度。留下男子翻了个白眼,推开她,进了门,四处查看着。

赵琴小心翼翼地跟了进来,指着chuáng脚,跟他说:“那里,它刚在那里。”

男子走了过去,蹲下身。chuáng下的南宫俊已经握紧剑准备出击了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