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21)

“啊——”赵琴又大叫起来。男子瞬间移动到她的身边,问:“怎么了?”,赵琴指着柜子下面,说:“老鼠,老鼠,老鼠……”就跟疯了一样,抓住男子摇他,说:“快抓,快抓!”男子看着这么神经的女人,觉得自己陪她在屋里抓老鼠,真是傻透了。他掰开抓住自己的手臂的手,走了出去。

赵琴扯着嗓门喊:“你怎么走了?老鼠还没抓住呢,我怎么办啊?客官,客官,客官——”

不一会儿,那群男人搜查无果,匆匆地下楼走了。

清风忙着和被打扰的客人道歉,客人抱怨了一会儿,也就继续回房睡了。

清风说:“夫人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,怎么半夜三更的来找人?”

赵琴说:“他们都是凤王府的人,咱们惹不起,就忍着吧。”

“凤王府?”清风问:“夫人怎么知道他们是凤王府的人呢?”

赵琴心想,我在凤王府里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鬼,他府里的侍卫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印象的。赵琴说:“我见过他府里侍卫,他们的穿着一模一样。”

“哦——”清风恍然大悟。

赵琴说:“不早了,快去歇着吧!明天我们晚点开门。”

“好”清风说:“那夫人也早点休息!”说完,就下了楼。

赵琴站在走廊看了一会儿,一回头,就见红袖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赵琴赶紧悄悄地走过去,问道:“小宝被吓着没?”

红袖摇摇头,说:“小宝一向睡得熟,难得被吵醒。他们在找谁?”

赵琴附到她耳边,小声说:“南宫俊。”

红袖心里一惊,说:“你见到了?”

赵琴说:“就在我房里呢,你放心我能应付他。他现在不认识我,认识你,你小心点,别和他照面。”

红袖点点头,说:“好。我跟小宝就在屋里。”

赵琴说:“那我回房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说着,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刚进一门,就见到一把剑横在了自己的颈间。南宫俊已经从chuáng下自己出来了。

赵琴无语地看着他,说:“好歹我也救了你吧,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?”

南宫俊厉声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赵琴说:“我叫赵琴,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。”

“老板娘?”南宫俊问:“老板呢?”

“我相公出远门了,不在客栈里。”赵琴说:“咱们能不能坐下说话,经历了刚刚那些,我有些腿软站不住。”

“腿软?”南宫俊说:“刚刚老板娘的胆子很大,我倒是看不出来腿软。”

切——什么人哪,救了你,你还这么多话!赵琴心里吐了个槽,说:“这位公子,是我救了你耶!”

南宫俊看着她,把剑挪开了,说:“把门关上!”

赵琴转过身关上房门,插上门闩。走到桌子旁,坐了下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一饮而尽。

南宫俊也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,坐了下来,问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你有什么目的?”

赵琴说:“没啥目的,就是做生意不想惹祸。如果你在我的客栈里被搜了出来,我的生意还怎么做?”

南宫俊沉默地看着她,思考着她话语的真实性。

赵琴说:“既然没事了,就走吧。我要休息了。”说着撑着桌子就要站起来,不小心碰到手臂上的伤口,痛得嘶了一声。

真倒霉!赵琴走到柜子边拿出伤药,给自己抹了起来。抹完后,看见南宫俊一直盯着她,问道:“你的伤,要不要上点药?”说着,把药递到他的面前。

南宫俊拿过药瓶看了看。

赵琴说:“放心吧,没毒,你不是看着我用了吗?”

南宫俊没有说话,开始给自己的伤口伤药。

赵琴走到自己的chuáng边,躺了上去,说:“这位英雄,好走不送!”

南宫俊没有理她,径直给自己伤药包扎。等一切妥当,他走到chuáng边,对赵琴说:“屋子里都是血,你去收拾一下。”

赵琴不理他,翻过身继续睡。

南宫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把她拖了起来。

“你——”赵琴气得不行,说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南宫俊睡到赵琴的chuáng上,说:“我现在出去不安全,过几天再走。你把房间收拾了,我睡一会儿。”

“以为你是谁啊?”赵琴说:“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