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23)

“我知道。”东方宇点点头,说:“那我们就此别过了!保重!”

“保重!”南宫俊拱拱手,刚想扬鞭,突然想起一件事,说道:“阿宇,还有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东方宇问。

南宫俊说:“‘抱琴来’客栈,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你抽点人手盯着点。”

“不对劲儿?”东方宇笑了,说:“是不对劲儿还是不放心?我看你是担心那个老板娘吧!”

“你……”南宫俊说:“你说什么呢?我就是觉得那个老板娘有点熟悉,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所以才让你盯一下。”

“行,我派人盯着,可以吧?”东方宇说:“还有旁的吩咐吗?没有我走了?”

“那,那个……”南宫俊说:“如果她遇到麻烦,你们该帮一下就帮一下吧,毕竟人家救了我。”

“是,知道了。”东方宇笑道:“还要吗?”

南宫俊说:“别的没了,保重!”说完,扬鞭策马,跑远了。

东方宇在原地,摇摇头,也转身策马,向南诏王都的方向驰去。

抱琴来客栈。

赵琴站在柜台里想着明月发着呆。

“夫人,夫人,夫人……”清风一迭声的叫着。

“啊?”赵琴回过神来看着他。

清风说:“夫人,我要出去采买一些东西。”

“哦,”赵琴说:“你出去吧,客栈我看着。”

清风叮嘱了几句就出门了,刚走到门口,赵琴就追了出来。

“清风,清风,”赵琴喊着。

清风回过头来,问:“夫人,什么事?”

赵琴说:“你回来的时候给小宝买几个玩具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清风应着走了。

赵琴看着他走远,心想,古代人就是早熟,十几岁的孩子就已经能独当一面了,这要放在现代,还在上学呢。

赵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突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盯着她。赵琴的第六感很qiáng,那种被人盯着脊背汗毛竖起来的感觉很qiáng。她眯着眼睛向街对面看去,什么也没发现。她又左右看了看,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。于是,她拖了张椅子过来放在客栈门口,自己坐在上面。

等清风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赵琴坐在门口,疑惑地问她:“夫人,你……是在等我?”

赵琴白了他一眼说:“等你?你想多了,我在晒太阳!”

“太阳?”清风抬起头看看yīn沉的天空,说:“太阳在哪儿?”

赵琴没回答,问:“小宝的玩具买了吗?”

“买了拨làng鼓和球。”清风把抱了满怀的东西给赵琴看。

赵琴拿过拨làng鼓和球,说:“把椅子搬进来!”说完,走了进去。

清风:“……夫人,你又欺负我!”

赵琴走到红袖的房门口,听见小宝在里面咿咿呀呀的说话。

她推开门走了进去,说:“小宝,睡醒了啊?”

小宝说:“咿咿呀呀……”

赵琴举着拨làng鼓,对小宝说:“小宝,你看gān娘给你买什么了?”右手一摇,咚咚咚,小宝笑着伸出手。

“给你!”赵琴把拨làng鼓递到小宝的小手里,教他自己摇,“咚咚咚,好听吧!”

小宝摇得很开心。

“夫人,喝茶!”红袖端着杯茶递给赵琴,说:“刚刚听见清风的叫着什么,夫人,你又欺负他了?”

“不欺负他,欺负谁啊。”赵琴把小球也递给小宝,说:“日子那么无聊!”

红袖笑了,一边陪小宝玩球,一边说:“公子不在的日子,确实挺无聊的!”

“红袖,”赵琴说:“我觉得有人在监视我们。”

“什么?”红袖吃了一惊,问:“夫人发现了什么?”

赵琴说:“今天我在门口坐了一下午,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,你不知道,我的第六感很qiáng的。”

“第六感?”红袖不明白,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就是直觉,直觉,”赵琴说:“有人盯着我,我的汗毛就会立起来,真的!”

“那……会是谁在监视我们呢?”红袖问:“目的又是什么?”

赵琴摇摇头,说:“我想了一下午,也没想出来。”

红袖突然想到,问:“会不会是凤……”

“应该不是他,”赵琴说:“以我对他的了解,如果他真得发现我们,早就上门了,怎么可能派人盯着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