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24)

“那会是谁呢?”红袖问: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

赵琴狡黠的笑了笑,说:“不如……我们抓住他问一问?”

“抓?”红袖说:“能抓住当然好,不过对方既然能盯梢,武功应该不弱。你和清风不会武功,我就会些皮毛,能抓得住吗?”

赵琴说:“武功当然不行,不过,我们可以用智慧。”

“夫人有办法了?”红袖问。

赵琴说:“咱们客栈里现在只住着一位客人,而且晚饭后就会上路。今天晚上……”

赵琴和红袖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了一阵,就制定了一个引君入瓮的计策,来抓那个盯梢的人。

夜深了,负责在抱琴来客栈外盯梢的小武,正百无聊赖的打着盹。

突然,“啊——”的一声惨叫从客栈里传来,惊得小武一个激灵,出事了?

小武从隐身的大树上跳下来,直奔客栈围墙,翻过墙头,来到了客栈里。

整个客栈黑漆漆地,连一盏灯都没有。不对劲儿,小武感到不对劲儿。

他拔出腰间的长剑,悄悄地上楼,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传出轻微的响动。

小武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刚趴到门缝上看屋内情况,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声异响。小武回头一看,一道刺目的光芒让他眼前一花,紧接着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失去了意识。

“搞定了!”赵琴戴着自制的口罩,放下手里的喷壶,高兴说,“清风,快,把人捆起来”。

清风和红袖戴着口罩,把小武拖到屋子里,五花大绑到椅子上。

“清风守着,人醒了就叫我们。”赵琴说:“我和红袖先去睡了。”

“又是我啊!”清风哀叫着,说:“夫人,我也睏啊!”

赵琴想了一下说:“这样吧,你拿根绳子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,他一动你就醒。这样,你就也可以睡觉了。”

“对啊,”清风说:“就这么办!”

小武痛苦万分的醒来,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,动弹不得。他试探着动了动手,就听见一个人声在背后响起,“绑成这样还能动,挺厉害的嘛!”

背后的人走到他的面前,他发现居然是客栈的伙计。

清风说:“你等着……”说完就走了出去。

小武:“……”

不一会儿,小武看见客栈的老板娘走了进来。

赵琴说:“你醒了,你为什么要监视我们?是受什么人的指使?”

小武看着赵琴,不说话。

“哟!还挺仗义的。”赵琴说:“不说话的话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?”

小武开口道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赵琴说:“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生意人。”

“生意人?”小武说:“生意人会这样?”

“就许你监视我们,不许我们反抗?凭什么?”赵琴说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告诉我你的主子是谁,要不然……”

“我的主子?”小武说:“我是不会说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赵琴说:“你不说,就别怪我了!清风,动手!”

“是!”清风走到小武面前,开始脱小武的衣服,虽然被绳子绑着,不太好脱,但是清风连拉带扯的,还用刀割,不一会儿,小武身上的衣服就被脱得七七八八。

“你……你们住手!”小武急了,叫道:“你们gān什么,住手!”

“停!”赵琴让清风停住,说:“怎么,想通了?说吧!”

“你一个女人脱男子的衣服,不害臊吗?”小武怒道,“你是个yín妇吗?”

“放肆!你……”听见小武这么说赵琴,清风不gān了。

“清风!”赵琴说:“没关系,让他说。不过,既然你不说我想听的话,我就让清风继续了。扒光你的衣服把你扔到大街上让所有人围观,可好?”

“你……”小武的胸膛剧烈起伏。

“还是不说吗?”赵琴说:“清风,继续!”

“是,”清风继续用刀去割小武的裤子,小武急得大叫:“老板娘,我们没有恶意,又没有伤害到你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”

“哦?”赵琴说:“既然没有恶意,把你主子的名字告诉我也没什么关系嘛,对不对?”

“我……”小武没办法,只好说:“我的主子是……东方宇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