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3)

“呼——还好还好”红袖长舒了一口气,“没瞧见就好。”

“怎么回事啊?”赵琴问:“这个北堂公子是什么人啊?为什么这么怕他?”

“怕?我们这不是怕他,而是防他!”红袖气愤地说:“北堂傲天,北堂世家的大少爷,有名的情场làng子,害人无数,不知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毁在了他的手里。”

哦,大猪蹄子啊!赵琴恍然大悟,“你放心,他祸害不了我的。”

“那也不能掉以轻心”红袖说:“琴卿,这段时间你少出门,千万别被北堂傲天看到。见不到人,过几天他就忘了。”

赵琴笑着说:“那红翎坊呢,我也不去了?”

“这,这个……”红袖一时说不出来。

“放心吧!我只是一个唱曲的小女子,长得又不是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。北堂世家的大少爷是看不上我的。”赵琴真诚地说:“不过,真的谢谢你们,这么关心我,谢谢!”

“我们姐妹之间哪用得着说这些!”红袖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那你歇着吧,自己小心点。我走了!”

“知道啦,好姐姐!”赵琴点点头。看着推门出去的红袖和流云,赵琴心里真的很温暖。她来到古代,第一个被她当做姐妹的,是夏荷,可是……所以,她真的很珍惜和红袖之间的情意,还有流云、明月公子,那些对她好的人,她都记在心里。

第二十五章 如花妙计

明月阁,刚刚议完事的明月和北堂傲天走出来。

“北堂兄,晚上我在福满楼订了雅间,为你接风!”明月说。

“福满楼?不用了吧,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觉得红翎坊就很好。”

“北堂兄想去红翎坊?”明月显得有点意外,不过他也没有提出反对,“既然北堂兄想去,那在下就去安排了。”

“好啊,有劳明月公子了!”北堂傲天欣然接受。

红翎坊,二楼雅间,北堂傲天吃罢晚饭,就把椅子挪到栏杆处盯着一楼大厅的舞台。

“明月,听说你这里新来了一个琴卿姑娘,琴弹得好,曲也唱得好,是不是?”北堂傲天问。

“哦?北堂兄也知道琴卿姑娘?”明月问。

“天下的美人还有我不知道的吗?”北堂傲天沾沾自喜地说:“今天在你院子里遇到的那位唱曲的‘佳人’是不是就是琴卿姑娘啊?”

“正是琴卿姑娘!”明月公子说。

“是吗?那今天晚上她会上台吧?”北堂傲天问。

“她是明月楼的摇钱树,怎么会不来?”明月笑笑说。

果然,不一会儿,楼下的喧嚣静了下来。有人说:“琴卿姑娘上台了!”

琴卿?北堂傲天探出头向台下望去,看见一个蒙着面的女子走上了台,坐在古琴后面。

“这怎么还蒙着面啊?”北堂傲天问道:“看身姿倒是挺拔窈窕,明月,她长得如何啊?”

“这叫明月怎么说呢?”明月笑笑说:“在明月眼中,天下女子皆为一般模样,不分美丑。”

“我怎么问起你这个怪人了,倒是我疏忽了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忘了你清心寡欲,过着和尚一般的生活,却开着一家名满天下的伎坊。啧啧啧,满眼的花团锦簇还能做到坐怀不乱,这全天下就只有你了。”

明月但笑不语。

谈话间,琴卿姑娘已经开唱了。“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绿草萋萋,白雾迷离,有位佳人,靠水而居。我愿逆流而上,依偎在她身旁。无奈前有险滩,道路又远又长。我愿顺流而下,找寻她的方向,却见依稀仿佛,她在水的中央。我愿逆流而上,与她轻言细语,……”

正是上午在水波亭听到的那首曲子。这会儿从头听起,北堂傲天觉得这歌声,有着让人沉醉的魔力。以前听曲,就是听,只是听而已,心里还可以想着旁的事情,眼睛也可以看到别的地方。但是这会儿,好像身外的事物都被这歌声dàng涤gān净了,全身心地陷到了歌里的意境里。青草白雾,水流佳人,都仿佛在眼前。

等歌声停了一会儿,北堂傲天才反应过来。不仅是他,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是这样,静默了十几秒火,才爆发出雷霆般的叫好声和掌声。一盘盘的金银财务首饰锦帛端到了台上,琴卿姑娘朝着四面盈盈作揖答谢。

“这琴卿姑娘真真名不虚传,今日这一曲果然不同凡响!”北堂傲天说,“明月,这琴卿姑娘你一定要为我引荐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