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33)

“看样子你是中了蛇娘子的毒了。”男子说着把他扶着靠在了墙壁,然后走到倒地的蛇娘子旁边,在她身上摸了半天,摸出了一个瓷瓶。

男子走回到他身边,把瓷瓶里的丹药倒出来一颗,闻了闻,说:“这是解药,你先吃下去。”

说着,把丹药塞到了南宫俊的嘴里。不一会儿,南宫俊就感到身上恢复了知觉。

“呼——”南宫俊呼出一口气,站起来对男子鞠了一躬,说:“多谢兄台救命之恩,敢问兄台尊姓大名?”

男子笑着拱了拱手,说:“在下段天龙,公子是?”

南宫俊说:“在下南宫俊。”

“南宫俊?”段天龙问道:“您是南宫世家的大少爷?”

“正是。”南宫俊说,“段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段天龙说:“在下对这里很熟悉,知道这里有一处守山人的小屋可以避雨,于是就赶了过来,没想到碰到了魔教的人。”

“段公子是南诏人?你认识他们?”南宫俊问。

“我确实是南诏人,不过,我不认识他们,”段天龙说:“刚刚是听到南宫少爷说的话,才知道他们的身份。不过,魔教的人都不是好东西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“哦?”南宫俊笑了,“段公子倒是嫉恶如仇。”

“南宫少爷见笑了。”段天龙说:“南宫少爷来南诏所为何事?”

南宫俊说:“听说南诏风光秀美,过来看一看,没想到遇到了魔教的人,真是扫兴!”

段天龙说:“魔教本来就与武林正道为敌,而且,这段时间魔教教众在南诏汇集,南宫少爷要小心啊!”

“魔教教众为何会在南诏聚集?”南宫俊问:“段公子可知原因?”

段天龙说:“这事牵扯到南诏王族,我也不好说。”

“南诏王族?段兄知道这事?”南宫俊说:“段公子的身份是……”

段天龙说:“我是凤王府的侍卫。”

“什么?”南宫俊惊道:“你在凤王府当差?”

“南宫少爷这么吃惊?”段天龙笑道:“难道在凤王府当差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呃……”南宫俊不好意思地说:“刚刚段公子提到魔教之事牵扯到南诏王族,难道是和凤王有关?”

“呵呵,”段天龙说:“王爷向来不耻魔教的作为,怎么会与他们为伍?不瞒南宫少爷,这魔教似乎与南诏端王有勾结,王爷也在调查此事。”

“端王?”南宫俊若有所思,问道:“这种事情,难道南诏王不知道吗?”

段天龙说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段天龙走到屋外看了看天色,说:“南宫少爷,雨停了,在下要回王都了。”

“那我与段公子同路吧,可好?”南宫俊说。

“求之不得!”段天龙说:“那就走吧!”

于是两人两骑一同上路。

一路上两人谈论着南诏的风土人情,十分投机,连称呼也从南宫少爷变成了阿俊,段公子变成了段兄。到了王都,两人在城门口告别,各自去了不同的方向。

南宫俊急着去找东方宇,在城里特意绕了几圈去到了文清坊。

“阿宇,”南宫俊敲着门,说:“是我!”

门吱呀一声开了,东方宇说:“阿俊,进来!”

南宫俊坐在椅子上,东方宇递给他一杯茶,问道:“阿俊,路上可顺利?”

“还好,”南宫俊说:“刚进南诏的时候,差点着了魔教的道,幸好有人出手相救,才化险为夷。”

“什么?还有这事?”东方宇惊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“没有,”南宫俊说:“中了蛇毒,不过已经解了。”

东方宇心放了下来,说:“还好,还好,不知是哪位英雄救了你?”

南宫俊说:“段天龙,你认识吗?”

“段天龙……有点耳熟,好像是……”东方宇想着。

“是凤王府的侍卫。”南宫俊说。

“什么?”东方宇说:“凤王府的人救的你?你确定?”

“我确定!”南宫俊点点头。

“他救你肯定是别有用心。”东方宇咬着牙说:“阿俊,你千万不要上当。”

“阿宇,”南宫俊说:“我和段兄一路行来,他对事物的看法想法和我们一致,他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。我想……凤王府里也有正义之士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