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35)

“我……”段天龙说:“如果我只是一个江湖人士,我一定会去。但是,我是王爷的侍卫,如果我出了什么事,会牵连王爷的。王爷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不能这么做。”

“你……”南宫俊见段天龙是一个这么实诚的人,也无语了,悻悻地说:“那段兄自己想想吧,如果需要在下帮忙,就说一声,阿俊必鼎力相助!”

“谢谢阿俊,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!”段天龙站起身来,拱了拱手,说:“你慢慢吃,账我结了。”

“哎——”南宫俊忙说:“哪有让你结账的道理,你且忙你的去,账我结。”

“阿俊,你到了我地头上就是客人,哪有主人让客人付账的道理。”段天龙说:“阿俊你慢慢吃,我走了。改天让你请我吃顿贵的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南宫俊说。

段天龙笑笑,走了。

南宫俊吃完饭,走出了酒楼,没走两步,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“阿宇,”南宫俊叫道:“你出来找我?”

“那个人是谁?”东方宇问,“是段天龙吗?”

“他……”南宫俊迟疑了片刻,承认了,“他是段天龙,我们正好遇上,就一起吃了个饭。”

“你告诉他你的落脚点了?”东方宇问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南宫俊听见东方宇这么问,心里有点不高兴,说:“这点防人之心我还是有的。”

东方宇看着他,说:“我是怕你被人蒙蔽了,看不清楚真假虚实。”

“放心吧,我还没有这么蠢!”南宫俊的脸色冷了下来说:“走吧,回去吧,你联络一下我们的人,大家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。”说完,径直走了。

东方宇赶紧跟了上去。看着南宫俊的背影,东方宇知道他生气了。不过,东方宇心里暗暗地说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让你和凤王府的人来往。

南宫俊、东方宇还有其他的武林同道,大伙互通情报,商量了一个晚上,决定趁着南诏一年一度的祭神节,南诏王带着王族去王都的天星山祭坛祭神的时候,潜进凤王府,窃取凤王宇魔教教主往来的书信。

“还有十天就是祭神节了,到时候我和阿俊潜进凤王府,你们在外面接应。”东方宇说。

“只你们两人,会不会有危险?”有人问道。

南宫俊说:“我觉得两人就够了,人多反而会bào露行踪。再说,凤伽罗不在府里,侍卫都跟了出去,府里的守备不会太严。”
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,大家各自准备吧!”

十天的时间转眼即过,南诏王带着王族浩浩dàngdàng地向天星山出发。夜色降临,凤王府外,两个黑色的人影从一棵大树上,像两片树叶轻飘飘地落到了王府的内院。

第七十八章 发现

凤王不在,王府显得很安静。两人轻车熟路地就来到了凤伽罗的书房。

南宫俊和东方宇轻手轻脚地推开门溜了进去,两人不敢点灯,好在今晚月色明朗,看得清楚。

南宫俊轻轻翻动着书案上的纸张,东方宇搜索书案后的暗格。找了一阵,什么也没找到。

两人正在纳闷,这凤伽罗把和魔教的往来书信究竟藏在哪里。

这是,门被人推开了,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。

南宫俊和东方宇反应神速的躲了起来,一人躲在了纱帘后,一人躲在了书案下。

来人走到书案前,点燃了蜡烛,在书案上翻了一阵,拿了一样东西,chuī灭了烛火,就准备走出去了。

刚走到门口,这人似乎察觉到不对,向书案的方向看了一眼,窗外皎洁的月光把书案的影子拉的很长,yīn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呛啷一声,长剑出鞘,来人向书案走了过来。

不好,东方宇被发现了。

南宫俊从纱帘后跃了出来,向来人扑了过去。

这人没想到纱帘后还有一个人,反应不及被扑了个正着,压倒在地。

南宫俊正想一拳打晕,突然看到身下的脸,一下子愣住了,身下的这个人是段天龙。

“是你?”南宫俊脱口而出。

段天龙听得耳熟,问道:“你是何人?为何夜闯王府?”

南宫俊拉下自己蒙面的黑布,露出了自己的面容。

“阿俊?”段天龙叫道,“怎么是你?”

南宫俊放开段天龙,自己站了起来。段天龙也拍拍身上的尘土,站了起来。

“还有一个人是谁?”段天龙问道。

“阿宇,出来吧!”南宫俊叫道:“他是段天龙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