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38)

“哎,飞扬,我问你件事。”原上之说:“你听说过‘青雀’这个名字吗?”

“青雀?你是说人还是鸟?”凌飞扬问。

“废话,鸟我能问你吗?”原上之说:“昨天偶然听人提起这个名字,我就纳闷人怎么起了个鸟名,所以问问你。”

“这个人啊……”凌飞扬说:“他是天启朝魔教的总管。”

“魔教?”原上之问:“gān什么的啊?”

“也就是武林中的一个门派,”凌飞扬说:“但是由于他们修习一些邪门的武功,又擅长蛊惑人心,教众发展壮大。所以,武林正道往往与魔教势不两立。其实,说白了,就是势力相争而已。”

“这样啊,”原上之接着问:“那和这魔教做对被抓起来的人,应该是武林正道的人啰?”

“八九不离十,”凌飞扬说:“哎?谁被抓了?”

“没谁,”原上之说:“我就是随便问问,不知道嘛,好奇,好奇!”

“谁叫你整天就闷在天星阁,除了占星卜卦祭神问佛,啥都不关心。”凌飞扬说:“我都以为你要修仙呢。”

“修什么仙啊,我那是懒。”原上之说着打了个哈欠,“我先回去补眠了,咱们下次再聊。”

“去吧,”凌飞扬看着他的黑眼圈说:“好好睡一觉!”

原上之拱拱手,转身走了,心里却想着那个被魔教总管关押的“小天”。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,那应该是一个他认识的人。

原上之回到自己的院子,让人搬了张躺椅放到院子里,自己坐在上面想着自己发现的异常。南诏王凤伽奕,端王凤伽祺,魔教总管青雀,还有那个“小天”。自己该怎么办呢?直到月亮星星都出来了,原上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他抠了抠自己的头发,瘫在椅子上,看着满天的星星发呆。

哎?原上之想到了,他怎么忘了自己的老本行呢。

原上之叫人拿了架梯子,自己爬到院子的制高点——房顶,拿着手中的星盘,观了一会儿星相,心中有了主意。这个世上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人,自己怎么把她忘了呢。

当天晚上,南诏王大宴宾客。原上之假装酒醉被人送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他悄悄溜到了端王的院子。由于端王不在,院子里静悄悄的。原上之凭着印象,找到了关押“小天”的房间。里面亮着一盏微弱的烛火,原上之手指蘸上唾沫把窗户纸捅了一个dòng,向里面看去,发现chuáng上躺着一个男人,头朝chuáng里,看不出面容。

原上之仔细辨认了半天,觉得身形有点像,但又拿不准。正在迟疑,一个侍女端着托盘走了过来。

原上之赶紧躲到柱子后面,看见侍女走进了房间。他赶紧有趴到窗户上。

侍女叫道:“公子,吃点东西吧!”

“小天”不耐烦的说:“不吃,不吃,你拿回去吧,看着就心烦!”

一听这个声音,原上之马上确定了,这个被关押的“小天”就是北堂傲天。

原上之看着侍女无奈地把食物放到桌子上,自己走了出去。等她走远,原上之赶紧推开门走进了房间。

听到有人进来,北堂傲天还以为是那个侍女,没好气地说:“你又来gān什么?都跟你说了不吃了,你滚,滚!”

原上之轻手轻脚走到他的chuáng边,小声说:“是我!”

“啊——”突然听到一个男声,北堂傲天吓了一跳,叫了出来,被原上之眼疾手快地捂住嘴巴。

“嘘——”原上之说:“别叫啊!是我!”

北堂傲天看着是原上之,心里松了一口气,有气无力地伸出手拍了原上之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一下。

原上之见他认出自己,赶紧松开了手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北堂傲天问道。

原上之说:“你就别管我了,你怎么回事儿啊?怎么被人关起来了?”

“别提了,jiāo友不慎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既然来了,那就快救我出去吧!”

“好咧!”原上之很gān脆的答应了,然后说:“你快起来,我带你出去!”

“我要起得来,我早走了”北堂傲天说:“还至于等你救?”

“那还是要怪你自己,”原上之说:“谁叫你不吃饭的。这下好了,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。你说,你怎么这蠢啊。”

“我蠢?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知不知道他在饭菜里下了药,我要是继续吃下去,说不定要在chuáng上躺一辈子里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