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42)

“呵呵,”北堂傲天笑了一声,说:“你这性子真能过平淡的日子?”

“谁说不能?”赵琴说:“我给你唱首歌吧,歌里的生活就是我想过的生活。”

“嗯?”北堂傲天又喝了一口酒说,“洗耳恭听!”

没有乐器伴奏,赵琴清唱了起来,那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曲,名字叫作《笑红尘》。

“红尘多可笑,痴情最无聊,目空一切也好,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,只想换得半世逍遥。醒时对人笑,梦中全忘掉,叹天黑得太早,来生难料,爱恨一笔勾销,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。风再冷 不想逃,花再美也不想要,任我飘摇;天越高,心越小,不问因果有多少,独自醉倒;今天哭,明天笑,不求有人能明了,一身骄傲;歌在唱,舞在跳,长夜漫漫不觉晓,将快乐寻找……”

一曲唱毕,赵琴说:“我最喜欢这首歌了,也想活得向歌里这样洒脱。不过,人就是人,总有放不下的东西。就像我,永远也不可能放下感情,放下明月。‘爱恨一笔勾销’,恨也许可以,但是,爱,是不可能的。”

从赵琴唱出第一句开始,北堂傲天就不再饮酒了。他认真地听着,痴痴地听着。听完之后,又听见赵琴这么说,端起整个酒坛,一饮而尽,站起来走了。

“这……”赵琴不明就里,“有病啊!”

清风慢慢蹭过来,说:“夫人,你的歌唱得好好听啊!”

“谢谢!”赵琴心想,还是有人懂得欣赏。

北堂傲天逃也似的从赵琴身边走开,他觉得青雀说他的那句话,可能说中了。

为了晚上的离魂,赵琴饱饱地吃了一顿,就来到了客栈的后院。

幸亏这几天客栈没有客人,要不然有人看到客栈后院里设了一个法坛,肯定要吓一跳,以为他们是什么魔教妖人的。

子夜一到,原上之就开坛施法,随着离魂灯火苗的跳跃,赵琴的眼皮越来越重,越来越重,终于向后一倒,被北堂傲天接个正着。

“赵琴,”北堂傲天抱住她,轻声唤着:“赵琴,赵琴!”

原上之将头向上仰,像是在看上方的东西,看了一会儿,对北堂傲天说:“你把她抱到一旁的软塌上。”

赵琴在半空中看见北堂傲天把自己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软塌上,心想,这个北堂如今是温柔多了嘛。

“原上之,现在我该怎么办?”赵琴问。

原上之对着半空中说:“你跟我乘同一辆马车,即刻上路吧。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“好,”赵琴点头,“没问题。”

大家看着原上之自言自语了几句,然后对着他们说:“我马上走了,赵琴的魂魄会跟着我。赵琴的身体你们要照顾好,还有这盏灯,灯油不断,火焰不灭。切记切记!”

“行,这里就jiāo给我们吧!”红袖说。

北堂傲天看着原上之,威胁道:“她若有半点差池,我定要你赔命!”

原上之笑笑,说:“知道了!”说完,收拾好东西,向外走去。

“赵琴,”北堂傲天虽然看不见赵琴的魂魄,还是对着空气说道:“自己小心,做不到的事情不要勉qiáng!”

赵琴听了,心里暖洋洋的,在半空中说:“放心吧,我记住了!”说完,也赶紧向原上之的方向飘了过去。

好久没做鬼在空中飘了,赵琴莫名地有点兴奋。在半空中连续翻滚。

原上之看着摇摇头,说:“赶紧上车吧,我们早去早回!”

赵琴赶紧收起自己的兴奋,飘进了马车里。

马车夫连夜赶路,白天不休,终于在两天内赶到了王都。

原上之回到了天星阁,换好朝服,赶紧去上朝。

赵琴一直跟着他飘。

朝堂上,赵琴飘在半空中,看着下面的大臣吵得面红耳赤,而宝座上的王上神色淡定。赵琴实在是太佩服了!

原上之悄悄地对上空的赵琴做了个口型“上去”。

“上去?”赵琴心想,是让我上宝座,静距离观察南诏王,是吧!

于是,她向宝座飘了过去,紧紧地贴着凤伽奕。

这是她才发现,凤伽奕居然睁着眼睛在打瞌睡。

这……真是太惊人了!堂堂的南诏王居然上班打瞌睡?

赵琴摇摇头,心想,难怪原上之察觉出有问题,这也太没明显了点吧!

南诏王等着大家吵完,让太监宣布退朝,自己就赶紧走了。

原上之不能再跟,但是赵琴可以。于是,赵琴就在南诏王凤伽奕的身后飘着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