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43)

从早上一直飘到身上,赵琴见识了一个君王一天奢侈的生活。

“啧啧啧,真是太豪华了!”赵琴感叹道,“不过,没有找到原上之说的那个证据啊!”

“启禀王上,”太监走了过来,说:“凤王爷求见!”

“快宣!”南诏王说。

凤伽罗?赵琴没想到还能见到凤伽罗。

凤伽罗一走进来,赵琴就仔细打量着,发现他整个人的画风全变了。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冷血,肃杀之气那么的浓郁。

“凤王,”南诏王高兴地站了起来,说:“你可算来了!”

凤伽罗说:“王上,你今天早朝的时候,是不是犯错了?”

“呃……”南诏王低着头说:“我不应该在早朝的时候打瞌睡。对不起!”

凤伽罗冷冷地说:“这次我就放过你,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问题,我就叫你消失!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”南诏王赶紧点头哈腰。

这南诏王确实是个冒牌货啊!但是,赵琴没想到这件事居然和凤王有关。事实显而易见,凤王把真王上藏起来了,弄了个假的来达成自己的目的,至于目的是什么了,赵琴就不知道了。

“有空你再去看看那个人,把他学像一点。”凤伽罗说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。说完,转身就走。

“是,”假的南诏王说完,坐到自己的书柜前,搬动机关,打开了一道隐藏的门。

假的南诏王蹑手蹑脚地走进去,穿过十几节阶梯,来到了一间石室前。他凑到石门上的一个正常形的小孔往里看。看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,似有所得,高兴地走开了。

赵琴等他一走,就赶紧凑到了石门上的小孔,向里一看,居然是凤伽奕。

我的天!赵琴暗叫一声,果然被原上之说中了。她赶紧轻飘飘地向外走。

原上之还等在门看,看见赵琴飘了过来,赶紧指了指旁边的马车,然后带头上了马车。

原上之带着赵琴的魂魄走了以后,北堂傲天一直守着那盏离魂灯。他死死地记住了原上之的那句话,灯火不能熄。不管白天晚上都一直盯着。红袖就照顾着赵琴的身体,连小宝都抱到房中一起看着了。清风盼星星盼月亮一样,守着客栈的大门口,盼着原上之的马车驶来。

赵琴在马车上把看到的情形告诉了原上之,原上之很是纠结。虽然他之前有所猜测,但是居然被证实了,这……真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!

原上之在马车里想着对策,赵琴时而待在车厢里,时而待在车顶上,玩得不亦乐乎!

清风远远地看见了马车,兴奋的大叫:“红袖姐,北堂少爷,夫人他们回来了!”

大家一听,都跑到了客栈门口。

原上之跳下马一看见所有人都在,气得吼道:“你们怎么都在这儿?离魂灯呢?谁在看管?”

北堂傲天一下子反应过来,赶紧往自己的房间就跑。推开门一看,吃了一惊。可能是风的原因,那盏离魂灯熄灭了。

“灯灭了——”北堂傲天大声喊道:“怎么办?”

“什么?离魂灯的火焰灭了?”原上之回头看向飘在他身后的赵琴,只见一股邪风chuī来,赵琴被风卷着走了“不好!”原上之叫了一声,想伸手去就,可惜力不从心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琴被越chuī越远,越chuī越远。

“赵琴!”原上之大叫,眼睛都红了。北堂傲天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,跳到他的面前,手里拿着离魂灯,说:“快,这个灯怎么点?我怎么点不燃呢?”

原上之呆呆地看着他说:“这个灯……我点不燃了……”

第八十章 重逢

“你他妈的什么意思?”北堂傲天一把揪住原上之的衣领说:“你不是说灯灭了再点就可以了吗?”

原上之说:“是,是啊!可是,这盏灯,凭我的力量只能点燃一次。第二次,我……点不燃了!”

“你这个混蛋!”北堂傲天一拳把他打倒在地,说:“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?现在怎么办?你说现在怎么办?”

原上之被打得说不出话来。红袖和清风赶紧过来阻止他。

“北堂少爷,住手,住手!”红袖说:“你把他打死了,谁来救夫人?”

北堂傲天气喘吁吁地停了手,说:“你赶紧想办法,否则,我把你千刀万剐。”

原上之擦了擦脸上的血,说:“我师父,只要找到我师父,就可以再次点燃离魂灯,召回赵琴的魂魄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