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45)

凤伽罗端着烛台走了进去,向下走过一条长长的楼梯后,面前出现了一道门。

凤伽罗又在墙上按了一下,门打开了,里面是一个房间。

房间里有着简单的家具,一个男子坐在一张椅子上,听见动静,他抬头向凤伽罗看了过来。

赵琴认了出来,他就是南诏王凤伽奕。

“王兄,”凤伽罗说:“几日未见,可还好?”

“咳咳,”凤伽奕咳嗽了几声,说:“老样子,怎么?你的大业又有了什么进展?”

“呵呵,”凤伽罗笑着说:“很顺利,所以,我来看看你。”

“看我?”凤伽奕说:“我一个阶下囚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王兄,别这样说,”凤伽罗说:“你现在还是南诏国的王上!”

“凤伽罗,”凤伽奕直直地盯着凤伽罗,说:“这个王位对你真得有这么重要?”

凤伽罗说:“王兄,你应该说,我唯一可以得到的东西,就只剩下这个王位了。”

“王弟,你……”凤伽奕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小木马、桃花糕、柳儿,还有赵……”凤伽罗说:“我什么都没有留下,你说,除了这个位置,我还能争什么?”

“你……”凤伽奕说:“九龙山的事情……你还在怪我?”

“怪?呵呵呵——”凤伽罗大声地笑了起来,笑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尤其刺耳,赵琴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
凤伽罗说:“这是你的帝王之术,无可厚非。只是,我只是怪我自己不是帝王罢了。所以……”

凤伽罗走到凤伽奕的面前,伸出手抓着他的衣领拉到自己的面前,说:“所以,我想,是不是当了帝王,就可以拥有一切!”说完,放开凤伽奕,转身走了出去。

赵琴赶紧跟着他后面飘了出去,看着他一路孤独的背影,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。

她知道他们刚刚说到九龙山的事情,应该就是指令自己殒命的那场战事。看样子,这其中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隐情。

从密室出来,他看见凤伽罗直接就躺到了chuáng上,手在枕头下摸索了一下,就翻身面朝里睡着。

赵琴站在屋子中间,看着他,感觉这样的场景十分熟悉,她想起自己以前被锁在锁魂珠里,经常被放在桌子上,对着凤伽罗的chuáng。两人算是同屋共眠了很长的一段时间。

唉!赵琴叹了一口气,心想,既然已经找到凤伽奕的下落了,就赶紧去告诉原上之吧。以后的事情就不关她的事了,至于凤伽罗,就相忘于江湖吧!

赵琴轻飘飘地从凤伽罗的房间穿了出去。

凤伽罗在chuáng上躺了一会儿,坐了起来,他看了看手里拿着的那张纸,把它细心叠好,放到了枕头下。

“段天龙!”凤伽罗叫道。

“王爷!”段天龙推门走了进来,说:“王爷,有何吩咐?”

“jiāo代你的事情,做得如何了?”凤伽罗问。

段天龙说:“他们已经相信端王和魔教勾结的事情了,相信不久,天启朝的皇帝也会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“很好,”凤伽罗说:“前些天,我已修书一封,送去了天启朝。看来,很快就会有人上门了。”

东方宇和南宫俊证实了魔教内部确实已经分裂,尹天奇成了光杆司令,身边只有几个亲信,倚靠着凤王自保;而大部分人马都在青雀的手下。

“阿宇,”南宫俊说:“看来,段天龙说得是真的。我们要赶紧告诉皇上。”

“嗯,”东方宇说:“当务之急,应该先告诉你三弟,做好准备。”

“行,”南宫俊说:“我这就去找我三弟,你留下监视着端王的动静。”

两人分好工,南宫俊就骑着马去了南宫楚驻守的平洛镇。

得到南宫俊的消息,南宫楚也很震惊,连忙修书一封,快马加鞭让人送到天启朝的皇帝手中。

皇帝收到书信后,当机立断,让南宫楚去找南诏凤王,结成同盟,助其锄jian。

南宫楚接到皇帝的回信,立刻和南宫俊商量,最后决定到凤王府登门拜访。

看着前来拜访的南宫俊和南宫楚,凤伽罗笑了。

对于两人提议的结成同盟之意,凤伽罗一口答应,并且开始商量锄jian的计策。

就在大家讨论的如火如荼的时候,段天龙急匆匆地来报。

“王爷,”段天龙说:“刚刚收到急报,端王带着三千府兵进宫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