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46)

“什么?”凤伽罗吃惊道:“带兵进宫,这是要谋反吗?凌飞扬呢?他没有拦下吗?”

段天龙说:“凌飞扬的人马被魔教的教众拦了下来,现在情势危急,请王爷定夺!”

“南宫将军,”凤伽罗对南宫楚说:“情势危急,请南宫将军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南宫楚和南宫俊对视了一眼,说:“王爷,端王谋反,我等义不容辞,我这就回营调兵遣将,助王爷勤王锄jian。”

“好,”凤伽罗说:“天龙,你带着南宫少爷和南宫将军从密道出城。”

“王爷,”南宫楚一拱手,说:“我们一定尽快赶来支援,请王爷务必等着我们。”

“放心吧!”凤伽罗说:“为了南诏的百姓,为了王上,我一定会坚持住。”

凤王府的密道直通城外,南宫俊和南宫楚跟着段天龙出了城,快马加鞭向边境驰去。

王宫里一片死寂,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。

凤伽罗一身戎装,走到了王宫的正殿。

那个带着三千府兵来谋反的端王正躺在王宫正殿的地板上。

“啧啧啧,”凤伽罗走到面前,用脚尖踢了踢他。

“凤伽罗!”凤伽祺瞪着凤伽罗,说:“要杀要剐痛快点,你演这出戏是要给谁看?”

“给谁看?”凤伽罗笑着说:“你带兵闯宫谋反,刺杀王上,被前来勤王的我——擒杀,你说,这出戏是给谁看的?”

“你……”凤伽祺咬着牙吐出一句话,“卑鄙!”

“慢慢等着吧!”凤伽罗说:“看客还没有来呢!”

南宫楚带着兵马,南宫俊和东方宇带着武林人士,一起向王都狂奔。

奔到王宫里,发现地上到处都是血迹和尸体,南宫楚心里一惊,凤王不会支撑不住吧!

他们赶紧往里冲,间或遭到一小波人的截杀,但是由于他们人多势众,轻易地就制服了。

一行人终于冲到了正殿,远远地,看着一群人正在厮杀,凤王也浑身是血的在和人对峙。

“凤王,我们来了!”南宫楚大吼一声,杀了过去。

听到南宫楚的声音,凤伽罗嘴角一笑,手中狠下杀招,一剑刺进了端王的胸口,端王的口出不断地涌出鲜血,喉咙动了动,什么也没说出来,就倒地身亡了。

凤伽罗拔出长剑,自己也支撑不住,身体摇晃着,眼看就到倒在地上。

“王爷!”南宫楚奔到凤伽罗的身边,扶住他,关切地问道:“王爷,伤得如何?”

凤伽罗眼中含泪,说:“你们……来得太晚了!王上,王上,已经……”

南宫楚左右看了一下,看到不远处的地上倒着一个穿着huáng袍的人,看样子应该就是南诏王凤伽奕了。

南宫楚心怀愧疚,说:“王爷,对不起!我,我们来晚了!”

“算了,”凤伽罗说:“你们已经尽力了。这些反贼余孽就劳烦你们帮忙清理一下。”

“好,”南宫楚下令,帮忙擒拿所有参与谋反的人。

凤伽罗则一摇三晃地走到凤伽奕的身边,坐在了地板上,看着他默默流泪。

“王爷,”南宫俊看着于心不忍,于是,走过去劝着他,“王爷节哀,南诏还有靠你主持大局呢!”

“我……”凤伽罗正想说什么,突然从宫殿后面走出来三个人。

其中一人大声说道:“要说主持大局,有王上在,还轮不到凤王吧!”

突然出现剧情反转,在场的人全部都愣住了,凤伽罗咬着牙,看着那三人越走越近。

原上之,凌飞扬,还有……凤伽奕,走到殿中,凤伽奕走上宝座,坐了上去,说:“凤伽罗,你可知罪?”

“知罪?”凤伽罗嗤笑了一声,说:“我何罪之有?”

原上之说:“启禀王爷,您犯的是弑君篡位,大逆不道之罪。”

“原上之,很好,很好,”凤伽罗说:“我倒是低估你了。本王待你不薄,你为何要与本王做对!”

“王爷,”原上之说:“王爷待上之确实不错,不过,上之食君之禄,担君之忧,自然是要为王上效力的。”

凤伽罗说:“我府里有你的内应?”

原上之说:“王爷为何这么问?”

凤伽罗说:“若没有内应,我不相信你能够找到他。”凤伽罗一指宝座上的南诏王。

“呵呵,”原上之笑着说:“王爷,您忘了上之是做什么的了吗?有一种神不知鬼——不觉的方法,是上之最擅长的。”原上之故意在“鬼”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