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5)

赵琴摘下面纱,北堂傲天瞠目结舌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赵琴娇羞一笑,说:“北堂公子当真不嫌弃在下的长相吗?”

如花娇羞是个什么见鬼的表情,无可想象。反正北堂傲天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,他qiáng忍住拔腿就跑的冲动,勉qiáng说:“姑娘的容貌真是,真是……”真是了半天也没真是出来,最后向明月拱了拱手说:“明月,天色不早了,我也乏了,就不打扰了,告辞,告辞!”说完,不等明月说话,就逃也似的走了。

“北堂公子,北堂公子!”赵琴在后面连声唤他,北堂傲天走得更快了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转弯处。

“哼!想打我的主意,吓死你!”赵琴冲着北堂傲天消失的方向做了一个鬼脸,这鬼脸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!

明月走到她的面前,看着她这张脸,半天才说出话来,“你……你会易容?”

易容?赵琴想了想说,“对,我会易容。怎么样,效果好吧!”

明月点点头,不忍直视,移开目光后,说:“很好!既然姑娘让北堂公子看了这张脸,就请姑娘在北堂公子离开之前一直保持这张脸。”

啊?赵琴心想,那我要丑多久啊?想着自己一直要顶着“如花”脸,心里就超级不慡,恨恨地想,杨毅,没想到到了古代你还要祸害我,我一定与你势不两立。

第二天一早,红袖就来到抱月轩,赵琴才刚刚起chuáng,正在梳洗打扮。

红袖看着赵琴无jīng打采的样子,疑惑地说:“北堂公子都已经被姑娘打发了,姑娘在烦恼些什么?”

“唉!”赵琴叹了口气,“北堂走之前,公子让我一直使用‘如花妙计’。”

“呵呵呵!”红袖笑了出来,“姑娘你这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?”

“你还笑!”赵琴气不过,“都怪那个色láng!他什么时候走啊?”

“不知道”,红袖摇摇头,想了一下又说:“不过按照往年的惯例,下月初一他一定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赵琴问“下月初一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?”。

“因为下个月初一,宁江府有一年一度的赏花大会”红袖说:“北堂傲天一定不会错过的。”

“赏花大会?”赵琴问:“不会是花花草草吧?”

“确实”红袖笑了出来,“此花非彼花!”

赵琴明白了,“寻花问柳的‘花’,是吧?”

“正是!”红袖说:“宁江府一年一度的赏花大会,会汇聚各地的有名的青楼头牌,各个花枝招展争奇斗艳的,那场面……啧啧啧!”

“赏花大会啊!”赵琴心里有些期待,好想去啊!

“哎呀,”红袖一拍脑袋,“被你一打岔,我都忘了正事了。”

赵琴问:“什么正事啊?”

红袖说:“走吧,公子叫我来请你一起用早饭。走吧,把面纱戴上。”

“哦”赵琴跟着红袖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问:“公子找我不单单是吃早饭吧?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

红袖摇摇头,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第二十七章 赏花大会

赵琴跟着红袖来到明月阁的花厅。

“琴卿姑娘来了,坐下一起吃早饭吧!”明月对着赵琴点头示意。

赵琴看着明月那张俊美的脸庞,不禁脸上一红,慢慢地走到桌边坐了下来,问道:“公子找我有事?”

“不急,吃完饭再说。”明月淡淡地笑了开来,就像雪白的宣纸上一滴层层晕染的淡墨,沁到了人的心里。赵琴心如小鹿乱撞,砰砰直跳。唉!赵琴暗自叹了口气,妖孽啊!

赵琴赶紧拿起筷子端起碗,眼睛直盯着饭菜,不敢再看明月的脸。

明月也不再说什么,两人安静地吃起饭来。

好不容易吃完饭,赵琴一抬眼,就看见明月接过红袖手中的茶盅,喝了一口。氤氲之间,只觉得那人的脸似梦似幻,美得惊人。赵琴的脸更红了。

“琴卿姑娘,你……”明月看向赵琴,“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“啊?”赵琴摸着自己的脸,“脸红?可能是天热吧!”赵琴掩饰地用手扇着风。

“热?”明月狐疑的说:“虽然已是初夏,不过清晨应该也还算凉慡吧!”

“哦,那可能是我上火了吧!”赵琴不知所云的胡言乱语,“那个,公子,你叫我来什么事啊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