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28)

“这个小兄弟看着眼生啊!”北堂傲天打量了赵琴一下,说:“明月,你什么时候有了这里一个娇俏的小护卫啊,唇红齿白的,做护卫可惜了。”

“新来的,做事还算机灵,就留在身边了。”明月随意地说着,“北堂兄,你今天押的是哪一位啊?”

北堂傲天一听明月问到选花魁的事情,就开始得意洋洋,说:“当然是潇湘馆的香香姑娘呀!那一手琵琶简直了。和你们红翎坊的琴卿姑娘不相上下啊!”

“唉!”北堂傲天叹了口气,“你那位琴卿姑娘琴弹的是一绝,就是这长相……要不然也能来这赏花大会比一比!”

听见北堂傲天这么说赵琴,明月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悦,“北堂兄错了,琴卿姑娘可不是青楼女子,哪能是她们可以比拟的。”

听出明月口气不佳,北堂傲天有些发愣,刚想说什么,突然从楼下传来一阵锣声。

赏花大会就开始了。

主持大会的是平康坊里的妈妈。简短的讲话后,就是参选的姑娘们轮流上台,表演才艺。弹琴唱曲,书法画画,无所不能,真是jīng彩极了。赵琴看得眼花缭乱,北堂傲天也顾不得和明月说话,一直盯着各色美人,看得两眼发直。

不一会儿,就有人送来了花笺,请众人把心里选中的姑娘的名字写在上面。北堂傲天兴致勃勃地拿过一张,郑重地将香香姑娘的名字写在了上面。

众人都写好投过之后,主持的妈妈再次上台,将花笺取出,一张一张的念着。每念一个,便有小丫鬟在念到的名字下面记上一笔。等全部念完,花魁便诞生了。

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,主持的妈妈上台要宣布今年的花魁得主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,连北堂傲天都紧张地趴到了栏杆上。

“今年的花魁得主是,凤来楼的如烟姑娘。”妈妈刚一宣布,人群马上沸腾起来,叫声、笑声、欢呼声响成一片。

“今年花魁是如烟啊,倒也算名副其实。”赵琴看着楼下的一片欢腾,对流云说,“如烟姑娘确实色艺双绝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流云拉了一下手臂,阻止她继续说。

“怎么了?”赵琴不解地看着流云,看着流云冲她使了个眼色。

赵琴转过头去,发现北堂傲天正死死地盯着她,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仇人。

北堂傲天突然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,哗啦一声,碎片溅得满地都是。“啊——”赵琴猝不及防,被溅起的碎片划破了手背。

北堂傲天破口大骂:“他奶奶的,怎么可能是如烟呢?明明是潇湘馆的香香姑娘更胜一筹,这他妈都是谁选得,眼睛瞎了吗?……”

明月皱着眉看着赵琴淌着血的手背,从身上摸出一条手巾,递给流云,示意他给赵琴包扎一下。

流云接过手巾,看向赵琴的手背。赵琴把手抬起来,一边让流云包扎,一边小声问道:“这个北堂傲天有毛病啊,没猜对就没猜对呗,至于这么大反应嘛”。

“姑娘,你有所不知”流云小声的回答,“赏花大会设了赌局的,看样子,北堂公子押了不少。”

“什么?”赵琴有些吃惊,“这个也可以赌?”

流云说:“当然啊,要不然这个赏花大会怎么会年年都这么火爆。就今天一天,各个赌场不知有多少进账呢。”

赵琴不禁咋舌:“那这个花魁呢,有没有什么好处?”

流云说:“花魁可以分得三成的赌资,所以花魁的竞选才这么激烈啊!”

赵琴说:“看来今天还真是来对了,大开眼界啊!”

明月听到了赵琴和流云的对话,微微一笑,看着一旁跳脚的北堂傲天,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北堂兄,对你来说不就是个玩儿吗?用得着这么认真?”

“玩儿?你说得倒轻巧”北堂傲天翻了个白眼:“我在香香姑娘身上下了十万两啊,这下好了,全赔进去了。”

“愿赌服输,敢下注,就要有认输的勇气。”明月说:“这是你的地盘,难道还有人敢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舞弊?”

“明月,你就别说风凉话了。”北堂傲天苦着脸说:“我都快气死了。”

“有什么好气的,”明月说:“区区十万两,你北堂少爷难道会看在眼里吗?再说了,无论你输了多少,最后的赢家还不是你。”

“明月,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?”北堂傲天向明月靠了过来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