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)

“小姐,慢点!”女孩连忙扶住她,“仔细头晕!”

赵琴抬眼看去,chuáng的斜对面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,甚是华美无朋,绚丽夺目,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。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。转过头去,是一张花梨木的书桌,桌上摆着一张微huáng的素绢,旁边放着一枚端砚,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。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。书桌的左边有扇大大的窗户,窗外一片青翠竹影,一阵微风chuī过,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。

“小姐!”女孩见南宫灵不说话,小心翼翼地叫着。

赵琴看了女孩一眼,开口问道:“这是在拍戏?”

“啊?”女孩愣住了。

赵琴接着又问:“不是拍戏?是做梦?”

“小,小姐”女孩结结巴巴的说:“您,您没有做梦。”

赵琴一把掀开被子从chuáng上跳了下来,光着脚就冲到了窗户边。

“小姐!”女孩惊呼着,拿过衣裳披在她的身上。

赵琴向窗外看去,一个古香古色的院落,和平时在电视剧和电影里看到的差别不大,朱红色的柱子,白色石砖雕砌而成的墙壁,假山,小池,长长的走廊里,不时有穿着古装的人穿行。

“不是拍戏,不是做梦……”赵琴喃喃自语道:“那我是……穿越了?”

“小姐,地上凉,奴婢还是扶您回chuáng上躺着吧!”女孩劝道。

赵琴qiáng自镇定下来,被女孩扶着躺回了chuáng上,女孩倒了杯水服侍她喝下。

“小姐,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要不我去请王大夫来?”女孩问道。

赵琴看着她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小,小姐!”女孩战战兢兢地说:“我是冬梅啊,是您的贴身丫鬟。”

赵琴问道:“我又是谁?”

“小姐”女孩跪了下去:“您是南宫世家的小姐南宫灵啊。”

“把镜子拿来!”赵琴说。

看她脸色不对,女孩赶紧把桌上的铜镜递了过去,赵琴看着镜子里的这张脸,月貌花容,眉清目秀,齿白唇红,确实是一张古代美女的脸。

看来,自己真的是,穿越了!

“灵儿,你醒了。”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。

女孩一见到她就蹲了下去,行了个礼,说:“大少爷!”

赵琴在电光火石般思考过之后,迅速营造出一种绝望的表情在脸上,激动地说:“你们都是谁?我怎么都不认识?”

年轻男子:“……”

爹、娘、大哥,面前苦大仇深的三人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直系亲属。

chūn香、冬梅,就是自己的标配丫鬟两名。

面前这位正在给自己把脉的白发白须的老者,就是王大夫。

王大夫收回把脉的手,捻着花白的胡子,说:“小姐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至于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记忆,有可能是跌入池中的时候不慎撞到头部所致。老夫也没有把握可以治好,只能先开几贴药吃着看看。”

“王大夫费心了!”南宫钰说完,转头看着赵琴,说:“灵儿,别怕,爹一定会把你治好的。”

看着面前这两位为自己担心的老者,赵琴心里特别内疚。但内疚归内疚,再怎么也比告诉他们说“我不是你们的女儿,你们女儿可能已经挂了”要qiáng。所以,赵琴决定一瞒到底。

“爹、娘,都是女儿不好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赵琴说。

“灵儿!”看着难得懂事的女儿,南宫夫人开始眼泪汪汪。

赵琴:“……”

“爹,娘,”南宫俊说:“灵儿没什么大事,二老就先回去吧,我跟灵儿谈谈。”

“也好!”南宫钰说:“你妹妹想不起以前的事情,正好你和她说说。”

南宫夫人依依不舍地拉着赵琴的手,说:“灵儿,你好好歇着,明天娘再来看你。”

赵琴乖巧地点点头,心里说:快走吧,实在受不了你的哭功。

南宫俊送两位老人出门后,转身走到赵琴chuáng边,坐下,看着赵琴。

赵琴被他看得毛毛的,心说:该不是看出来我是个冒牌货了吧?

“灵儿!”南宫俊开口道:“以前的事情,你还记得多少?”

赵琴摇摇头,说:“全部都不记得了?”

“全都不记得了?”南宫俊问;“段天舒,这个名字,有印象吗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