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1)

“就知道钱!”北堂傲天气鼓鼓地说:“刚刚你到哪里去了?”

“别气,别气,我不是心疼钱,是心疼你的手。”青衣男子笑嘻嘻地说:“刚刚有事出去了,怎么,有人惹到你了?”

“惹到我?”北堂傲天嗤了一下,“谁敢惹我?只不过是教训一个不长眼的小姑娘,被人路见不平了。”

“哦?”青衣男子笑了,“还有人敢在你手上路见不平?谁啊?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身边的一个小护卫”

“明月?我刚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他进来,都不敢相信真的是他。”青衣男子说:“不过,就算他来赏花,管闲事可不是他的风格。特别是流云,他可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主儿。”

“不是他,是另外一个护卫。”北堂傲天说。

“另外一个,谁啊?”青衣男子问。

“不认识,明月说是新来的。”北堂傲天说。

“新来的护卫就敢跟你叫板啊!”青衣男子笑了起来,“明月没管?”

“管?管什么管?”北堂傲天没好气地说,“为了他都对我出手了,还管。我看哪里是什么护卫,情人差不多。”

“情人?”青衣说,“你我都知道明月不好女色,过得那叫一个清心寡欲,还情人呢!更何况是一个护卫……小天,这个护卫是男的吧?”

“护卫当然是男的,”北堂傲天撇了撇嘴说,“不过长得还真不像是个男的。”

“难道说……明月他不好女色好男色……”青衣男子打了个冷战。

“放P!”北堂傲天呸了出来,想了想,又说,“谁知道呢!”

青衣男子:“……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”

“青雀,”北堂傲天说:“你说要是‘那位’,知道明月身边有这么一个人,你说他会怎么样啊?”

“怎么样?”青雀看着北堂傲天,说道:“我不知道会怎么样?但是我知道,端阳,就要到了。”

北堂傲天一惊,问道:“他不是在闭关吗?”

青雀说:“是在闭关,不过端阳那天,他一定会出现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北堂傲天迟疑地说:“明月他……”

“不好过了。”青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第二十九章 同病相怜

“红袖,叫人去请大夫过来!”明月扶着赵琴下了马车,打横抱起快步走向抱月轩。

“公子,姑娘,姑娘这是怎么了?”红袖大吃一惊地看着两人。“小jú,快去请大夫。”

明月一脚踢开房门,将赵琴小心地放到了chuáng上。

赵琴紧闭着眼睛,额头上冷汗涔涔。

“琴卿,”明月坐在chuáng边,拉过被子盖在赵琴身上,“怎么样了?手臂疼得厉害吗?”

赵琴紧闭双唇不发一言,生怕一张嘴就会哭出来,那可就太丢脸了。

明月看着她这般忍痛的模样,心里像针扎一样,他握住琴卿没有受伤的左手,轻声安慰着,“别怕,大夫马上就来,来了就不痛了……”

红袖急匆匆地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,“公子,我打了点热水,给姑娘洗把脸吧!”

“好,”明月公子点点头。

红袖拧好帕子,走到chuáng边,打算帮琴卿擦脸,“我来,”明月说着接过了帕子,细细地为赵琴擦起脸来。

“公子……”红袖傻眼了。

明月擦完脸,把帕子递给红袖,红袖差点没接住。她愣愣地接过帕子,放过水盆里搓洗起来。

“公子,大夫带了!”丫鬟小jú领着大夫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流云。

“大夫,快给我们姑娘看看!”红袖赶紧领着大夫来到赵琴的chuáng边。明月站起身来,把位置让给大夫。

大夫仔细检查了赵琴的右手手臂,说:“这位姑娘的右手手臂脱臼了,我要先把它复位。”

“有劳大夫了!”明月说道。

明月把赵琴扶起来,坐到她身后,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他伸出双手固定住赵琴的右肩。大夫握住赵琴的右臂举过头顶,轻柔外旋,稍一使劲儿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赵琴的右臂复位了。

“啊——”赵琴发出短促的呼痛声,眼泪哗啦一下涌了出来。

“好了,好了,没事了,不痛了,”明月连声哄着,抱着赵琴轻拍她的背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