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2)

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红袖和流云已经完全石化了。

“老夫还有再开张方子,请公子照着方子抓药,每剂药煎煮两次,分三次服用。”大夫说完,发现没有人理他。

“这位公子,这位姑娘,”大夫伸出手掌在流云和红袖面前晃一晃。

“啊?”流云和红袖终于回过神来,“大夫有何吩咐?”

大夫说,“我开张房子,叫人照方抓药,煎给这位姑娘服用。还有,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位姑娘虽说骨头没有断,但是还是要静养一段时间。”

“是。”红袖说。

小jú领着大夫走了,红袖和流云看了看抱在赵琴轻声安慰的明月,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,默默地走出了房间。

红袖问道:“流云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姑娘带着伤回来呢?”

流云说:“我们在赏花大会碰到了北堂少爷……”

“什么?”红袖叫出声来,“难道他认出了姑娘,想对姑娘……”

“你想到哪去了啊,”流云说:“不是这样,你听我说完,别总打断我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说。”红袖说。

流云说:“北堂少爷欺负一个女子,琴卿姑娘打抱不平和北堂少爷起了冲突……”

流云巴拉巴拉讲完,红袖终于明白了,“没想到姑娘这么勇敢,真让人想不到!”

“红袖!”流云叫道:“你就别瞎感慨了,还不知道这事会不会给公子带来麻烦呢,北堂少爷可不是个讲道理的主儿。”

“想那么多gān嘛!”红袖拍拍流云的肩膀,“放心吧,公子会解决的。”

流云说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红袖忽然想起一件事,说:“流云,你刚才说你把那个小姑娘也带回来了,是吗?”

流云说:“是啊!”

红袖问:“人呢?”

流云说:“公子说先安置在红翎坊,我刚刚已经把人送过去了。”

红袖点点头,“那就好。对了,你有没有觉得公子和姑娘之间,还有有点……不对劲儿。”

流云点点头:“嗯,很不对劲儿。”

房间里,止住哭泣的赵琴抬起头,看着明月胸前那一片湿漉漉的水迹,不好意思的开口道:“那个,公子,对不起,把你衣裳弄湿了……”

“没关系,”明月扶着赵琴慢慢躺下,说:“躺下歇一会儿吧,我叫红袖进来帮你换衣裳。”

“公子,”赵琴叫住明月,“今天,谢谢你救了那个小姑娘!”

“谢我?”明月说。“人是你救的。”

“不是,”赵琴摇摇头,“我只是匹夫之勇罢了,真正救她出火坑的人,是你。”

明月看着赵琴说:“说真的,琴卿,我真没想到你今天那么鲁莽。居然单手去拉一个坠楼的人,你没有想过后果吗?”

“后果?”赵琴想了想说:“没想过。如果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摔下去,我肯定会天天做噩梦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明月听到赵琴这么说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赵琴说:“对了,公子,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?”

明月说:“流云把她送到红翎坊了,先让她在那里呆着吧。”

赵琴问:“那北堂傲天会不会……”

“不会,”明月摇摇头,“人我要了,他就不会再插手了。”

赵琴说:“那就好!”

明月说:“好了,我叫红袖进来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说完,明月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不一会儿,红袖走了进来。

“姑娘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红袖两眼冒星星地看着赵琴。

赵琴笑了,“说什么呢,我怎么就厉害了?”

红袖说:“流云都跟我说了,你居然一个人就救了那个小姑娘,简直是女中豪杰,女中丈夫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”赵琴说:“别给我戴高帽子了,快来帮我换下衣服,我快累死了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来伺候姑娘!”红袖笑着走到chuáng边。

赵琴在红袖的帮助下,洗漱完毕,换了衣裳,吃过药后就上chuáng睡觉了。

一觉醒来,赵琴觉得神清气慡,右臂也没有那么疼了,她自己起chuáng穿衣,来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。

“姑娘,你怎么自己起chuáng了?”红袖走进院子就看到赵琴站在廊下。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