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3)

“醒了,就起了呗。”赵琴说:“我的手已经没什么事了。”

“那可不能掉以轻心,”红袖放下手里的托盘,“伤筋动骨一百天呢,大夫说了要好好的静养,免得以后落下病根。小jú给你端早饭去了,你先来把这汤喝了。”

赵琴走到桌边坐下,闻了闻,“这什么汤啊,一股药味。”

“天麻炖rǔ鸽”红袖说,“喝了吧。”

“啊?我最怕药味了。”赵琴皱着眉。

“怕也要喝,”红袖把碗递到她面前。

赵琴没有办法,只好屏住呼吸喝了下去。

小jú端来早饭,红袖看了看赵琴的右手,说:“不然我喂姑娘?”

“不需要,”赵琴左手拿起筷子,准确无误的夹起一片脆藕放进嘴里。

红袖看得好笑,“姑娘真是好本事。”

赵琴愉快地吃完早饭,又喝完药,搬了张软榻放在院子里躺在上面,感慨道,这样的生活真是舒服啊!

红袖看着她,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一幕,斟酌了一下,开口道:“姑娘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“嗯?你问吧。”赵琴说。

红袖问:“我想知道,公子在姑娘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“明月?”赵琴想了想说:“瞻彼淇奥,绿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瑟兮僩兮,赫兮咺兮。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明月公子,在我心中,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明月听到此处,心里砰砰直跳。他没有想到在赵琴心中,对自己的评价居然是这样的。琴卿啊琴卿,你真是高看我了。

红袖没有听明白,愣愣的问道:“姑娘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?”

赵琴浅笑了一下,“我的意思是说,明月公子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君子。”

“承蒙姑娘谬赞了!”明月笑着走进了院子。

“公子!”红袖说:“怎么来了也不进来,在门外偷听人家说话啊!”

“碰巧听到了。”明月说:“不是故意的,琴卿姑娘不介意吧。”

“有什么好介意的,我有没有讲你的坏话。”赵琴笑着说。

“怎么?难道说你们还曾偷偷讲过我的坏话?”明月打趣道。

“公子!”红袖说:“我们哪敢啊!”

“呵呵呵”三人都笑了出来。

笑声过后,明月走到软榻边,对赵琴说:“姑娘的手臂可好些了?”

“好多了,”赵琴说:“不动的话,都感觉不到疼。”

“那就好,”,明月说,“好好养一个月,红翎坊那边暂时不要去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,”赵琴叫了出来:“我哪里需要休养那么长的时间,我觉得两三天就能恢复了。”

“不能急,伤筋动骨一百天,一定要将养好,免得落下病根。”明月说。

“可是,那么久不登台,客人怎么办,红翎坊的进账会少很多的。”赵琴说。

“无妨,什么都不如你重要。”明月说。

“呃……”听到明月脱口而出的话,赵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明月也意识到有点不对,赶紧补充道:“我是说,身子最重要,一定要把伤养好,免得以后遭罪。”

“嗯,”赵琴红着脸点点头。

“咳咳,”明月清了清嗓子,说:“还有,你不是说过‘饥饿营销’嘛,等到你重新登台的时候,肯定会大赚一笔的。”

“嗯”赵琴依旧只是点头。

院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,红袖忽然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些多余。

“咳咳”明月又清了清嗓子,说:“琴卿姑娘,你好好休息,我就先告辞了!”说着,向院门走去。刚走到门口,停了下来,转身说:“过两天我要出趟门,有什么事你就跟红袖和流云说。”

“出门?”赵琴问:“再过两天就是端阳节了,你不在府里过节吗?”

“不过了,”明月摇摇头,“你要想过节,就让红袖流云陪你去街上热闹热闹。”

“那个,你要走很久吗?什么时候回来?”赵琴问。

明月说:“不久,一两天就能回来。”

“好,”赵琴说:“我哪都不去,就在府里等你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说完,明月转身出了门。

赵琴看着明月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,有些悻悻的问,“红袖,什么事这么要紧啊,连节都不过了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