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5)

“明月——”赵琴惊叫着,赶紧跑了过去。她扶起倒在地上的人,把她的身体翻了过来,漏出了明月那张苍白的脸。

赵琴感觉到明月浑身又湿又冷,整个人似乎已经昏迷了,毫无知觉。赵琴努力把他抱在怀里,半拖着往屋里挪去。费了好大劲,终于把明月拖到了chuáng上。

赵琴摸到火匣子,点亮桌上的灯,终于看清楚了明月的样子。明月全身的衣裳都湿透了,浑身冰冷,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人。赵琴哆哆嗦嗦地把手指按到明月的脖子上,感受到手指下脉搏跳动得很微弱。

“明月,明月”赵琴轻拍着明月的脸庞,连声唤着。明月的眼皮终于动了动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“明月,明月,”赵琴凑近了他的脸庞,焦急地问道:“明月,你究竟是怎么了?生病了?受伤了?要不,我去请大夫,我去叫人,我……”

“不要,”明月急急地开口,哑着嗓子说:“叫流云来……谁……也不要……惊动……”

“好,我去叫流云,我这就去叫……”赵琴站起来向外走去。好在流云的住处并不远,赵琴很快就走到了。她扑到门上正准备拍门的时候,门开了,流云出现在门,吓了她一跳。

“流,流云,你怎么……”赵琴哆哆嗦嗦地问道。

“听到你的脚步声了”流云说:“出了什么事,这么晚来找我?”

“明月回来,他,他很不对劲儿,不知道是病了还是伤了……”赵琴还没说完,流云脸色一变,施展轻功,几个起跃就没影了。

赵琴赶紧跑回明月阁,刚进门就看见流云站在明月的chuáng前,低声叫着“公子。”

“姑娘,把门关上,”流云看见赵琴进来,吩咐道:“你去柜子里拿些gān净的衣服,我要帮公子换上。还有,再拿出一chuáng被子和褥子。”

“好,”赵琴赶紧去柜子里翻出里衣来递给流云,又去拿出一chuáng被子和褥子。这边流云帮明月把湿掉的衣裤换了下来,他抱着明月,让赵琴把湿掉的被子和褥子换掉,再把明月放回chuáng上,盖好被子。

终于搞定这一切,赵琴累得瘫倒在椅子上。流云坐到chuáng边,为明月把脉。

“流云,明月这是怎么了?”赵琴凑到流云身边,轻声问道:“要紧吗?”

流云还未说话,就看见明月突然翻身趴到chuáng边,吐出了一口鲜血,红中带黑。

“明月!”赵琴惊叫出声,流云飞快出手,点中明月身上几处大xué。明月喘息几声,晕了过去。

“明月,”赵琴眼中含泪,看向流云:“流云,明月这是怎么了?”

流云叹了口气,说:“公子中毒了!”

“中毒?”赵琴大惊失色,眼泪刷地流了下来,“呜呜呜,那怎么办啊?明月,会不会……会不会……呜呜呜!”

“姑娘,”流云无奈地说:“别哭了,公子不会死的。”

赵琴抽噎着说:“流云,明月为什么会中毒啊?是谁要害他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因为我得罪了北堂傲天,所以他……”

“不是,姑娘,你就别瞎想了。”流云说:“你出去帮公子烧点热水,我要给公子疗伤。记住,不要惊动其他人,”

“好,”赵琴点点头,抽噎着出去了。

“唉!”流云叹了一口气,把明月扶着盘腿坐了起来,开始为他运动疗伤。

第三十章 有情无情

赵琴走出了明月的房门,看着外面黑漆漆的,一时找不到方向。

烧水?在哪烧啊?偌大的院子居然一个人都没有,这也太奇怪了。赵琴愣愣地站在走廊下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突然,一只手拍到了她的肩膀上,吓得她差点惊叫出来。

“是我!”红袖一把捂住赵琴的嘴巴。

“红,红袖,你怎么来了?吓死我了。”赵琴吓得心脏砰砰直跳,“明月,明月回来了,他……”。

“我知道,是不是需要热水?”红袖问。

“嗯,”赵琴点点头,“我不知道哪里可以烧?”

红袖说:“跟我走!”

赵琴跟着红袖走到院子西角的一个小房间,那里是一个小厨房。赵琴看着红袖熟练地升起火,将水舀进锅里,开始烧水。

赵琴蹲在灶门口,一边往里添柴,一边问道:“红袖,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睡着了吗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