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6)

“你都跑到明月阁来了,我还能不知道吗?”红袖没好气地说。

“我,那个……”赵琴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好打岔道:“红袖,为什么明月阁里一个下人都没有?”

红袖说:“每年的这几天,明月阁里都是空无一人。”

赵琴惊道:“为什么?”

红袖说:“因为,公子不愿意被别人看到他láng狈的样子。”

赵琴说:“你是说,每年公子都会出门,回来的时候都会受伤?”

红袖说:“是的。”

赵琴认真地看着红袖,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问过公子,他不愿意告诉我。”红袖苦笑一下:“姑娘,你只能自己去问。也许,公子愿意告诉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还想说什么。

“好了,”红袖打断了她,“水烧好了,姑娘端过去吧。”

赵琴把热水舀进盆里,端到明月的房中。

“流云,水烧好了。”赵琴说着,把水放到了桌上。流云已经扶着明月躺下了。

“有劳姑娘了,”流云说:“我给公子擦洗一下。”

“我来吧!”说着,赵琴拧了条毛巾走到明月chuáng边,细细地给明月擦脸。赵琴一遍擦一边端详着明月的脸,看着他苍白如纸,就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,心里像刀绞一般。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。

流云在一旁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,把门从外面关严了。一回头,看见红袖站在院子中央,两人对视了一眼。流云摇摇头,红袖点点头,两人一起走出了明月阁。

赵琴把明月的手指都一根根擦拭gān净后,把毛巾放进盆里,自己搬了张椅子,坐到了明月的chuáng边。

明月睡得很安静,连翻身都没有,只有轻轻地呼吸声。赵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不一会儿觉得睡意上涌,慢慢地趴在明月的身边睡了过去。

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明月突然躁动起来,嘴里胡乱呓语着。赵琴一下子惊醒过来,抬眼向明月看去。

“不,不要……”明月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,额头渗出了冷汗,神情看起来很痛苦。赵琴轻拍着他的胸口,哄着:“没事,没事,有我在这儿保护你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

“不,不要……”明月仍然呓语着,身体扭动,看起来十分痛苦。

赵琴继续轻拍着他的胸口,嘴里轻声哄着:“没事,没事,有我在这儿保护你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

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明月还是安静静不下来,赵琴急得汗都出来了。她想了想,坐到了明月的chuáng头,把明月的上半身扶起来,抱在了换种,一边轻拍着他的背,一边轻声哼起了一首歌:“黑黑的天空低垂,亮亮的繁星相随,虫儿飞虫儿飞,你在思念谁……”

听着这低缓柔和的歌声,明月终于平静了下来。

这个晚上,明月感觉自己好像在水里浮浮沉沉,冰冷的水中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,似乎在向他求救。“不,不要……”昏迷中,他毫无意义地重复着这几句话,觉得浑身快被冻僵了。忽然之间,自己被放置到一个温暖的地方,暖意包裹着他的全身,缓缓地传到了他的心里。他渐渐地平静了下来,在朦胧之间,他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地说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有我在这儿保护你,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然后,他听见那个声音,慢慢地,温柔地唱着一首歌。他虽然不知道那唱的是什么,可是,那温柔得滴出水来的旋律,却仿佛微风dàng漾的水波,黑暗的水底,闪烁出点点星光,他不由自主地追着那些星光,上浮,上浮,终于回到了水面,他又看见了晶莹的白雪,艳丽的红梅,还有那张绽放的美丽笑颜。

“天雪~~”他呓语着,走进了平和的梦乡。

当清晨的阳光穿过窗棂照she到chuáng头的时候,明月醒了过来。轻纱绰约,触感温软,明月意识到自己躺在一张舒服的chuáng上。看样子,自己已经回到了明月阁。明月睁开眼睛,看到自己的chuáng边趴着一个人。这是……明月疑惑地支起半个身子看去,琴卿?她怎么会在这里?

“琴卿姑娘,琴卿姑娘”明月轻声唤着赵琴。

“唔——”赵琴清醒了过来,揉了揉眼睛,看见明月坐在chuáng上,不禁喜出望外,“明月,你醒了?觉得身体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难受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