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38)

“等一下,”明月叫住她,“姑娘回房睡一下吧,照顾了明月一夜,想来也没有休息好。吃了早饭好好睡一觉吧!”

“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!”赵琴说着,挥挥手,走了出去。

等赵琴一走,明月马上看向流云,“流云,昨晚是怎么事儿?琴卿怎么会在我房里?”

“公子!”流云说:“属下也不知道,是琴卿姑娘来我房中找我,说是公子你回来了,但是晕倒在院子里。”

红袖说:“昨天姑娘一直在等公子,直至深夜。后来下雨,她担心公子就来了明月阁……”

原来如此,明月没想到赵琴会一直等着自己。

流云说:“公子,昨天姑娘照顾了公子一夜,姑娘对公子很好。”

红袖也说:“公子,姑娘公子有情,还请公子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明月打断了红袖的话,“有情,无情,与我都没有关系。”

明月右手抚上心口处,默默地感受着那里的跳动,“流云,红袖,谢谢你们为我担心。只是我,这一生不会也不能再有情。”

“公子!”红袖的眼泪刷得一下就留下来脸颊,“您何苦这样哭着自己,你才二十多岁,人生还有很多年。”

明月右手紧紧抓住胸口的衣服,额头渗出了汗水。

“公子!”流云看出不对劲儿,连忙走到明月chuáng前,闪电般出手点住明月胸前几处大xué。明月双眉紧皱,双眼紧闭,似乎一下子就晕了过去。流云扶着他慢慢地躺了下来。

“公子,公子!”红袖一边唤着明月一边小声哭泣。

流云回头看了看她:“红袖,别说了。先让公子把身体养好吧。”

“流云,”红袖扑到流云的怀里,说:“公子实在是太苦了!好不容易来了个琴卿姑娘,我真的希望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流云拍拍红袖的后背安慰道:“这一切都必须要公子自己想明白才行,我们能做的,始终有限。”

“可是,我不甘心啊!”红袖啜泣着说。

“放心吧,上天自然会有最好的安排!”流云说。

赵琴一路小跑回到抱月轩,和端着早饭的小jú碰个正着。

“姑娘,小心!”小jú勘勘避过赵琴,“姑娘一大早是去哪儿呢?连梳洗都顾不上。”

“快快快,端水来”赵琴端过小jú手里的饭菜,说:“饭我自己端进去,你先帮我打水来。”

“是,姑娘!”小jú回转身去端热水。

赵琴梳洗完毕,换了衣裳,吃了早饭,并没有上chuáng睡觉,而是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看着昨夜下雨而积起的一片小水洼发呆。一阵微风chuī过,空气中飘起了细细白白的小柳絮。

“哇!姑娘,好美啊!”小jú看着这漫天飞舞的白芒,高兴地叫着:“好像下雪啊!”

下雪?赵琴突然想起昨晚明月昏睡的时候,似乎叫过一个什么雪的名字,好像是……天雪。

天雪?赵琴想这应该是一个女子的名字。她来明月楼这么久,从来没有见过叫天雪的女子,甚至连这个名字也没听说过,这么神秘的人物,究竟是谁呢?赵琴想着想着就出了神。

红袖来的时候,看到的赵琴就是这副灵魂出窍的样子。

“姑娘,想什么呢?这么出神。”红袖笑着说。

“红袖,你来了。”赵琴说:“过来坐,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红袖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。

赵琴说:“你知道‘天雪’吗?”

“天雪?”红袖脸色大变,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‘天雪’这个名字的?”

面对红袖这么大的反应,赵琴有些意外,说:“‘天雪’这个名字,是我昨天晚上听明月说的。”

“不可能,”红袖直接否定了赵琴的说法,“公子是不可能和任何人谈起她的。”

“我去!你反应那么激烈gān什么。”赵琴说:“我又没有说是明月跟我谈起这个名字的。是昨天晚上他睡着了,睡得不安稳,好像做恶梦了。梦里他叫了这个名字。我想,既然明月做梦都能梦见的人,一定很特殊。所以我想问问你,她究竟是谁?”

红袖说:“是这样啊,对不起,我误会你了。”

“没关系,”赵琴说:“我不介意,只要你告诉我‘天雪’是谁?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