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0)

“流云,早啊!”赵琴走进院子,向流云愉悦的打着招呼。

“琴卿姑娘早,”流云正在低头擦拭着手中的长剑,听见赵琴的声音,一边应着,一边抬头。看见赵琴的打扮,愕然道:“姑娘,你怎么又换上男装了?”

赵琴说:“我想出门,来问问公子。”

“出门?”流云问:“姑娘有事?”

赵琴回答:“就是没事,才想出门逛逛啊。我现在不用去红翎坊,整天待在院子里,闷死了!”

“这样啊,”流云说:“那要问问公子才行。”

“是啊,公子在吗?”赵琴问。

流云点点头,说:“在,姑娘进去吧!”

赵琴跨进门口,看见明月正靠在榻边看着手中的书册。一身白衣,风华无双,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,清晨的阳光照she到他的眼眸深处,泛出点点光彩。赵琴的眼光停留在他的身上,一时间竟然无法挪开。

明月听见赵琴走进来房间,等了半天不见她开口。抬眼看去,发现她竟然在发呆。

“姑娘有事?”明月放下手中的书册问道。

赵琴回过神来,脸上飞起红云,不好意思的说:“明月,我,我想出府去逛逛,可以吗?”

其实明月早已听见赵琴和流云在门外的对话,现在听到赵琴这么说,回答道:“是在下的不是,姑娘到泸州城这么久都没有陪姑娘出去逛逛。既然姑娘想出去,就去吧。我叫流云陪着你。”

“真的?”赵琴没想到明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,高兴的说:“谢谢公子。”

“流云!”明月高声叫着。

“公子!”流云走了进来。

明月说:“你陪着琴卿姑娘出府,带她去逛逛泸州城吧。中午就在福满楼吃,晚饭前务必回来。”

“是,”流云应下了,心说公子想得还真周到,连午饭在哪里吃都安排了,还说心里没有琴卿姑娘?

赵琴和流云高高兴兴地出门了。一整天,赵琴逛遍了大街小巷,还买了不少东西。流云一路跟着,郁闷极了。看着流云那张生无可恋的脸,赵琴心里暗暗发笑,看来,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,男人都是极其厌恶陪女人逛街的啊!

逛完结尾的最后一家店,赵琴在里面买了一把刀鞘上镶嵌着宝石的匕首。

两人走出店门,赵琴看了看天色,对流云说:“回府吧。”

流云听了,感动的简直想要五体投地,“姑娘,您终于逛够了啊!”

流云叫来马车,两人一起向明月楼驶去。他们不知道,明月楼此时正有着一位不速之客。

赵琴和明月出门不久,北堂傲天就上门了。

听到下人禀报北堂少爷来访,红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。

“北堂少爷?”红袖问:“他来gān什么?他不是才走了没几天吗?怎么又来了?”

“北堂少爷说是上门来赔罪的。”下人说。

“赔罪?”红袖看着明月,问道:“公子,北堂少爷他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来者不善!”明月说:“红袖,去煮壶好茶吧。”

“哈哈哈!”北堂傲天笑着走了进来,“还是明月对我好,我一来就有好茶招待,不像青雀,每次去平康坊,他都假装有事躲着我。”

“北堂兄说笑了,”明月说:“青总管每次都把赏花大会绝佳的位置留给你,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有多重视你吗?”

“谁稀罕!”北堂傲天撇了撇嘴,看见明月坐在软榻上,几步走上前仔细打量着他。

明月微微笑着,说:“看什么呢?”

“明月,”北堂傲天坐在他身边,拉起他的左手,向他的腕脉按去。明月倏地一下抽出了左手,北堂傲天一下扑了个空。

“我就是想看看你伤得如何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明月,你让我看看。”

明月说:“多谢北堂兄关系,明月已经无碍了。”

“好吧,你就逞qiáng吧。”北堂傲天无奈地说,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说:“青藤散,记得服用。”

明月笑笑,说:“多谢!”

“明月,跟我你总是怎么客气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我饿了,你快上点好酒好菜。”

明月说:“那是自然,红袖,快去准备午膳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红袖退下,去准备午膳了。

北堂傲天想了想,靠近明月说:“不如,把你拿给小护卫也叫来一起吃。上次在平康坊因为我,让他受了伤,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,这次来,就是来赔罪的。”

同类小说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