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抱琴而来(41)

明月心里咯噔一下,面上却未显露一丁一点,说:“真是不巧,我遣他出去办事了。”

“哦?”北堂傲天玩味地看着他:“遣受伤的护卫出去办事,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。”

明月淡淡地说:“护卫就是为主子分忧的,哪能受点小伤就休息。”

北堂傲天听了明月的话,不置可否,接着说:“既然小护卫不在,那不如请琴卿姑娘来唱个曲,一边吃着美食,一边听着天籁之音,那滋味……啧啧啧,一定美妙极了。”

明月说:“琴卿姑娘……”

“怎么?”北堂傲天说:“琴卿姑娘不会也不在吧?”

“怎么会?”明月说:“琴卿姑娘这几天身子有些不适,正在休养。我们就不打扰她了吧。”

“琴卿姑娘病了?”北堂傲天说:“那我一定要去探望一下,表达一下关切之情才对。”

“琴卿姑娘这几天脸色特别不好”明月特地重重地说出“特别”两个字,“北堂兄去探望的时候,心里要做好准备。”

听见明月这么说,北堂傲天想起琴卿姑娘那张似人似鬼的脸,不禁喉头一紧,说:“那我还是不去打扰琴卿姑娘了,让她好好休养吧。”

正巧红袖来报午膳已经准备好了,明月赶紧招呼北堂傲天去花厅用饭。

“北堂兄,”明月从软榻上坐起来,说:“去花厅用饭吧。”

“好,”北堂傲天看着明月行动自如地站了起来,心里也放松下来,看来他的伤势确实无大碍了。

两人在花厅吃完饭,就回到了院子里,坐在石桌下起棋来。一来二去,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过去了。

眼看吃晚饭的时间又要到了,北堂傲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说:“明月,我居然陪你下了一下午的棋,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“是啊,”明月笑着说:“要是青总管知道了,他一定不相信。”

“他?”北堂傲天不以为然的说:“他就是一个粗人,哪懂得这个。”

“呵呵,”明月说:“青总管不在,你就诋毁他,这可不是君子所为。”

北堂傲天说:“我可不是什么君子,我就是个……”

“明月,我回来了!”赵琴欢叫着跑了进来,打断了北堂傲天的话。

北堂傲天往后一靠,平静地看着这个所谓新来的小护卫欢快地跑了进来。

“北,北堂?”赵琴看见石凳上坐着的不速之客,不由地停下了脚步。

“嗯?”北堂傲天听见赵琴居然这么称呼自己,眉毛一下子拧在了一起。

明月赶紧给赵琴递眼色,说:“大呼小叫地像什么样子,还不见过北堂少爷。”

赵琴赶紧说:“琴卿见过北堂少爷!”

“你叫琴卿?”北堂傲天问道。

赵琴心中暗叫不好,怎么一紧张把自己的名字给说出来。

“那个……”赵琴赶紧说:“在下叫秦青,‘吾闻昔秦青,倾侧天下耳’的秦青。”

“哦——秦护卫”北堂傲天说:“秦护卫,你跟你家公子的感情还真好,居然可以直呼其名?”

“我……”赵琴想了想说:“是属下失言,请公子恕罪。”

“好了,”明月此时开口道:“我现在陪北堂少爷用饭,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是!”赵琴赶紧借机退下去。

“等一下,”北堂傲天叫住她,“秦护卫,手里拿的是什么啊?”

赵琴手里拿着的盒子正是她今天逛街的时候买的那把匕首,这是她为明月准备的礼物。如今被北堂傲天问起,她不情不愿的把盒子打开,说:“一把匕首。”

“哟!”北堂傲天走过来从盒子拿出匕首,仔细端详了一下,说:“好真是不错啊!明月,这把匕首我要了。”

“不行……”赵琴急了,脱口而出。

“秦护卫!”明月打断赵琴的话,说:“差事办得不错,你先下去吧。”说完,对着北堂傲天说:“北堂兄喜欢尽管拿去。我们去花厅用饭吧。”

“明月,你是中午没吃饱吗?总是提吃饭的事儿。”北堂傲天说:“秦护卫刚回来,肯定也没吃饭,不如就一起吃了吧。”

“谢北堂少爷好意,和主子一起用饭不合规矩,属下还是先下去了。”说着,赵琴就想走。

同类小说推荐: